[日記] 自虐‧恐懼‧螳臂擋車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日記] 自虐‧恐懼‧螳臂擋車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被章魚燒燙掉的那塊牙齦惡化中。他位在左上第三顆臼齒的齒齦交界處,起初發作的方法是很沈默的,你不去招惹他也不見得不舒服到無可忍受的地步。然而,怎麼可能不去理會他呢?現在可好了,發炎了。這會兒可滿足我自虐的下意識,舌頭更頻繁地去撥弄傷口,口腔肌肉更忙碌地施力吸吮。這種無傷大雅的痛,不僅僅是自虐的表徵,更是偽裝自己身體狀況不完美的假象。同樣又是個幫自己擺臭臉找的合理化藉口。


    昨天跟辦公室同事聚餐。我開著車,一路聽著這些婆婆媽媽聊著家裡兒子女兒的事情。其實我是很愛聽這些故事的,不是家務事八卦,而是生活大小事的經驗談。她們常說不要在我面前抱怨家裡的事,因為我還沒有結婚,不要給我婚姻負面的印象,而且還很欲蓋彌彰地說結婚好處多多。

    這是個很有趣的話題。

    回想起即將邁入三十歲的那幾個月,我心裡有著莫名的恐懼。我特別害怕寂寞,也容易悲觀。我問了幾個三十好幾且依然單身的同事與朋友,問她們會不會害怕一個人過一輩子。得到的答案出乎意料地一致。

    何謂恐懼?就是面對未知時未知如何面對所產生的空虛感。我聽了太多婆婆媽媽談論家裡的酸甜苦辣,因此我不恐懼。然當我未滿三十時,我不知道過了三十歲的我是不是就會因為一個人過生活而變的毫無價值。這種懸而未定的模糊,就是恐懼的源頭。

    此刻,如果要問我是不是會害怕一個人過一輩子,我的答案也跟前輩一樣。


    那天讓學生在週記上寫一些自我探索的資料,其中有兩項「你希望以後成為什麼?」及「你希望過著怎樣的生活」。很多人前項的答案是「賺大錢」、「當公司老闆」或者「縱橫商場」之類的,後項往往答的是「討個好老婆過著平靜的生活」。

    這些答案,除了反映出現在的青少年邏輯觀念有待加強外(誰跟你縱橫商場還能過平靜的生活?),最主要的還是某種程度的價值觀。不可否認地誰都想賺大錢,但是想要挑個平坦的道路走又想賺大錢的話,請告訴我哪裡可以找到這條路?

    我喜歡教書,覺得教書有意義的地方在於它是一項希望工程。每個孩子都是一個種子,代表一個希望。但是讓這顆種子發芽並且順利成長,不能只靠扮演園丁角色的老師;整個大環境影響力更甚。現在這個大環境,無時無刻地渲染快速致富以及靠著非理性的動作(鬧緋聞、國會打架)而出名的價值觀,孩子們一面嘲笑這樣的不切實際,卻無形地被洗腦。對此我有種力不從心的憂慮。我常懷疑自己的熱血還可以維持多久?

    當然我又在過度悲觀,事實上仍然有非常多的孩子有自己對未來的看法。因此我還是會拿出同一套說詞說服自己要堅持下去。兒孫自有兒孫福,懂得思考的孩子們長大後也會慢慢地瞭解到自己應該對這個社會有份責任。


    老師當久了說話很容易流於說教形式。我好像也成了這樣討人厭的碎嘴了。管他的!這是日記、日記。我做不到一日三省吾身,至少得把流水帳寫下。

    <照片為英國劍橋康河上的數學橋>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