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旅] 209分鐘的布魯塞爾與遺失的那一只(上)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記旅] 209分鐘的布魯塞爾與遺失的那一只(上)

Posted on by 1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11:02‧Bruxelles-Central

    我再度回到一個說法語的世界。其實說她是說法語的世界也不盡然全對。這是個一城兩治的地方,地圖上的每個地標每條道路都以法文及荷蘭文記注。不過因為我耳邊聽到的全是法語,心裡總多了份踏實。

    原本打算去車站地下樓的concierge寄放行李,同時找回97的記憶。那天從荷蘭的萊頓到了布魯塞爾,從原來的青天成了陰霾的灰瑟。我們在同一個車站下車,並且將大件行李寄放在這裡,好輕裝簡便地去布魯日。這也是我多年來自助旅行仍謹守的秘訣。而之所以有這樣殘存的走到地下樓的記憶,實在是因為這個車站的存放行李方式很特殊:他是人工的。歐洲很多車站一向是設置大小不同的locker,讓旅客依自己需要投錢寄放,而且最多三天為限。也因為如此,法國曾經發生過車站的爆炸意外,當時好一陣子停止這樣的便民服務。

    我看了一下價錢,3歐元。罷了,我不過在這裡停留三小時,大可省下這錢喝瓶啤酒,況且我的行李其實不麻煩。想到能夠喝上一罐名聞全球的比利時啤酒,我的血液頓時沸了起來。

    也許我與這個國家緣淺,第一次來比利時時天氣不好,這次也是。自從離開巴黎到了根特,天氣就一直陰陰沈沈。讓我不禁對藍天白雲的比國風景明信片產生莫大的疑問,是不是軟體後製的結果?

    走出雜亂的中央車站,也許是旅人的直覺,很輕易地我便找到了往大廣場的路。大廣場指的就是市政廳與同業公會圍起來的那一個大方塊場地,自中世紀以來一直都是市民的生活重心。周圍的歌德式及法藍德斯的山形牆建築,讓這個廣場被 Jean Cocteau譽為是「全世界最壯麗的舞台」。紀念品攤位上總可以找到在這裡舉辦的「花毯(Tapis des Fleurs)」展示的風景明信片。這種花毯展出都是在偶數年的八月第三個禮拜,面積廣達1860平方公尺,每次都會有特殊的主題。仍然,我從未能有緣見到這樣的大型花卉展覽。

    我對比利時的歷史軌跡不太有興趣,隨處照了相虛應故事後也就算是到此一遊了。廣場上除了書上寫的「天鵝之家」,是為馬克斯與恩格斯訂立「共產主義宣言」之處外,還有釀酒博物館。不過其實最吸引遊客的還是Godiva與neuhaus兩大巧克力名店。我走進Godiva的小店裡,一位當地人,還有一位大陸籍的店員,她正在說服祖國來的年輕女孩同胞買更多的巧克力。我觀望了一下,沒發現我獨鐘的82%黑巧克力片,再加上比利時店員態度高傲,我也不想多問便退了出來。看看隔壁的neuhaus,顯的冷清了些。

    天鵝餐廳旁有個不容錯過的景點,Everard t'Serclaes的銅像。他是比利時14世紀的民族英雄,有一次遭到突襲,而被砍下一條腿及舌頭,最後死於現在銅像所在的這棟樓裡。據說撫摸這銅像能夠帶來好運氣。這回我已經是摸了第二次了。

    從同一條路繼續走,沿路都會看到Manneken Pis的指標,就是大名鼎鼎的「尿尿小童」。這個裸體尿尿的頑皮小孩,創作來源已經不可考據,不過最有名的說法是這小男孩用這種方式澆熄了可能會把全城燒掉的星星之火,因此拯救了全城。另外還有一個比較滑稽說法是,一位貴族的兒子因為調皮而在一個巫婆的家門外撒尿,被巫婆下詛咒,從此永遠撒尿。這個尿尿小童地位可是崇高的呢!因為銅像曾經遭竊很多次,物歸原主後被冊封為騎士,而且常有應時應運的服裝秀。他一共有300餘件的衣服可換, 不過通常大部分時間還是以裸體見人。

    大部分沒親眼見過尿尿小童的人會以為他是個很大的作品,其實他的確是小童,身高不超過一公尺,站在高高的檯座上,隔著美麗的雕花欄杆,明目張膽對遊客撒尿。也好,也因為隔著欄杆,否則照片裡尿尿小童永遠都是遊客張牙舞爪陪伴著。

    前往 剩下的147分鐘

    迴紋針的【比利時‧布魯塞爾】相簿

    Category: ├比利時 07' | Tags: , ,

    One comment on “[記旅] 209分鐘的布魯塞爾與遺失的那一只(上)

    1. […] 209分鐘的布魯塞爾與遺失的那一只(上)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