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剖] 我的母親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字剖] 我的母親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民國79年4月17日是我母親過世的日子,至今已十五年了。

    那年我高一。還記得她過世前的那個晚上,吃飽飯後我準備要從老家回到離公路局站牌比較近的新家休息,要搭車的時候外頭下著我記憶中最大的一場雨,母親抱著大哥的小女兒站在門口看著我上公車。那一幕我至今沒有忘記,因為再看到母親時已經冰冷的身軀了。而那場雨象徵著什麼呢?

    母親是傳統的台灣婦女,嫁給我那隨政府播遷來台的阿兵哥父親。嫁雞隨雞的她,儘管父親長期以來習慣當兵的漂流生活而疏於照顧家裡,母親仍然發揮堅毅的個性,起先在工廠做工,後來辭掉工作在我們生長的眷村裡開始賣早點做小生意,一手拉拔我們四個小孩長大。母親的學習能力很強,不論做豆漿米漿,到學包飯糰蒸油飯做刈包,全都無師自通。而國小畢業的她,對於我們的教養十分嚴格,而她自己也每天閱讀佛經,甚至一字一句地抄在紙上。我至今仍難以忘記母親戴著老花眼鏡,端坐在桌前認真地練習寫字的模樣。由於母親篤信佛教,也總以慈悲的眼光看待自身周遭的人事。在我印象中,她常騎著機車大老遠從龜山到大溪,只是為了要渡人行善。

    那是一場車禍。我從學校趕回家的路上都不肯相信母親離開的事實,直到進了家門看到大家都在哭泣,我依舊沒有什麼激烈的反應。直到車禍現場的照片洗出來,母親的鞋子以及手上的佛珠交到我手上,我這才開始流淚。也不知為什麼,那天的風刮的特別緊,我跟哥哥姊姊跪在車禍現場的路口招魂,覺得好冷好冷。

    事後我並沒有流很多的淚;我似乎默默地接受了母親的永遠不在。這點我也許承繼了母親那種逆來順受的個性,畢竟抗爭也沒有用,老天也不會讓母親回到身邊來,我能夠做的就是靠自己,讓自己活的好,讓自己光耀這個家,讓母親在另一個國度裡替我感到一絲絲的驕傲。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達到母親的期望,因為我鮮少夢到母親,如果有,母親也都不說話只對我淺淺地笑。每每遇到軟弱的時候,我總想起這含蓄的笑容,模糊,卻是我情感上很強烈的支持。

    人世間所有事情都是這樣的:直到失去才懂得珍惜。我很感激母親,她的離去讓我能夠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學到這個教訓。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