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那位玉蘭花婆婆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生活] 那位玉蘭花婆婆

Posted on by 30 comments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今天突然有種…想要換個方式寫blog的念頭。以前總是耗盡元氣地、盡量每天或每兩天都寫一長篇,但後來發現這樣的情況會給自己設限,而且事實上,有許多生活當中想要記錄下來的念頭,是更值得被珍惜的。

    也不是說不寫食記了,還是會寫的。畢竟我還挺喜歡把照的美美的食物照片,分享給大家看。

    話說,我今天經過北車站的捷運地下街,在某個出口的上樓階梯看到了賣玉蘭花的老婆婆、以及發傳單的一位先生。這位老婆婆皮膚白皙,圍著頭巾,不過因為年紀很大,皮膚佈滿了皺紋。眼睛瞇瞇的似乎有些虛弱,就這樣坐在地上,也不叫賣,靜靜地等待有誰可以向她買朵玉蘭花或者口香糖。

    我一直對於這樣的景象無法免疫。看到老人家在路上兜售什麼,讓我真的真的非常難受。所以我通常的作法是,把頭撇開不去看他們,但是心中仍不免一陣酸。

    這位老婆婆,她賣的玉蘭花一看就是新鮮貨。其實我很想買,不過人潮眾多,我最後仍快步走過。

    一直到現在深夜了,她臉上的淺薄的微笑讓我記憶猶新,看起來她不太擔憂這些玉蘭花是否賣得出去。我在思考,當時她的內心在想些什麼?在想念待會就可以回去抱孫子?於是微笑。又或者,她微笑只因為她看透了人生所有的悲歡離合,就連此刻坐在路邊等待路人順手跟她買串花朵,也都是所有「認命」的結果?因為沒有更多的期待,也就微笑滿足於現在的所有?

    另外一位發傳單的先生,他就站在上下階梯的中間,左右開弓地向路人發著海報。他的語氣其實不是很委婉,總是喊著「麻煩參考一下!」我向來不拿傳單的,更何況手上已經提了大包小包。不過我也在思索,這位先生年紀正值壯年,什麼情況讓他幾乎每天都來發海報,讓他能一再再地承受路人的不理不睬(例如我)?

    晚上回家時看新聞,台中那裡有一名14歲的少女,父不詳,母親去年因癌症過世,指留下一筆小錢,以及一筆上百萬的貸款。現在每個月靠救濟金過活,只因沒錢繳瓦斯費被切斷,洗冷水澡感冒沒去上課才被披露。

    每個人的背後都有好多故事。昨天陽光廚房的紅雅說她們廚房的媽媽們,都拿「吃苦當吃補」來作為人生觀,又問到如果是我會怎樣?

    我嗎?我從不覺得自己苦。我儘管也許經歷了一些起起伏伏,但我絕不認為自己過苦日子。我如果叫苦,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人怎麼辦?就如同這位玉蘭花婆婆,這位發傳單的先生一樣。至少我還可以好好的活著,愛人、也有人來愛。

    把這些路邊叫賣甚或乞討的,視為可憐人而感到難過,可能會有人認為這是太過天真,因為這些人可能都被什麼集團操縱。然而,我根本不管這些。我不想把人性看的這樣壞,這樣複雜。也許我現在看到這些人不一定真的會買會布施,但我對於人還是可以保留我柔軟的惻隱心。

    30 comments on “[生活] 那位玉蘭花婆婆

    1. 賣玉蘭花的老婆婆,心想她如果是我媽媽那會是怎樣的心情?

      人生總是如此考驗一個人的信心,唯有信心堅定的人,才能一步一腳印的學習與成長.

    2. AGREED TO YOU.

    3. 玉蘭花婆婆我倒沒見過
      偶而會看到一位身體不方便的男士坐在階梯下的空位處
      賣著口香糖 人不多時就會掏錢買個一條
      雖說不一定會幫到他們些什麼
      或許只是為了不失去自己的本心吧!

    4. 愛達林,謝謝妳~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這是難免的。不過我覺得要常常提醒自己,以自己的角度思考完後,一定要換另一個立場想。這樣才會周全。但遇到這樣的社會問題,如果真的把這些看起來可憐的人想成假裝可憐,我說我就會覺得自己太冷血了^^

    5. Alice, 我從高中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比較會注意所謂「弱勢」族群的利益。高中的時候班上有一群講話比較大聲、功課好、在班上比較顯眼的一群同學,但我就是沒辦法跟這些人相處。我反而喜歡跟很不起眼的一些同學在一起,覺得比較自在一點。可能吧..也許我不由得地就會去在意這些人的想法或利益。

    6. Sherry, 遇到那種努力工作的人,我,就跟bwPingu學長說的,我很尊敬他們。如果是好手好腳,卻不工作而行乞的,我就會比較冷酷一點。

    7. 甜甜圈老爹,謝謝你的故事,很動人!的確,寫這些…其實就是一種記錄與分享。其實我們都應該常常見過這樣的情況,寫下來只是怕自己太過習以為常而鐵了心了。

    8. 鹿人陳眉公,我也見過那位身障同胞,但很羞愧的是,我沒有拿過(逃~>"<)

    9. YTYTY, Actually I didn't expect so many feedbacks, for to me it was just a record of what I experienced that day. It's more of a journal. I do appreciate your as well as other friends' responses, which sends a touch of warmth in this cold winter. 🙂

    10. ann, 到歐洲去我的態度就保守不少,因為據說如果把錢給了這些乞討中的一組,其他人就會圍上來。這對旅行的人來說是非常可怕的。人生地不熟,還是小心的好。

    11. 迴紋針老師好~
      其實有時候我會陷入一種"用我的看見"來看那些我們"以為可憐"的人
      當然我們都不知道實際的狀況如何
      只是我們看見了我們的看見
      呵…好複雜..
      有時候看著他們
      我也在想..他們在想什麼呢?
      可惜金錢只能是短暫的幫助….

      雖然來晚了..但還是要祝你新年快樂!!

    12. 我在另一個部落格裡也看到一篇有關「玉蘭花與原子筆」的文章,覺得作者與你一樣,都是觀察細膩,對弱勢團體關心的人。http://www.wretch.cc/blog/smalln5683&article_id=13199805

    13. 看到這篇,想起我今天碰到類似的情況,
      在新店看見一個賣雞排、薯條等炸物的小攤販,
      夫妻二人都是聾啞人士,
      像這種沒有被身體殘缺打敗,
      仍然為生活而打拼努力的人,
      很直覺性的我會選擇(即使旁邊很多家賣同物的攤販)。

      不過,像你形容賣玉蘭花和發傳單的老人家,
      抑或乞討者,我們似乎就考慮多了些,
      到現在我也不曉得什麼樣的幫助才是幫助??

    14. 看了妳這篇文章,勾起我多年前在印度的一段往事:那次我們在參觀完苦修林後,回程經過一個村莊,跑出了一大群乞討的孩子,這在印度早已司空見慣,見怪不怪,所以我也就麻木了,其中有位患有小兒麻痺的孩子一直纏著我,我內心掙扎許久,最後選擇快跑離開,跑到他追不上我的地方再回頭看他,他用哀怨的眼神望著我,那夜我失眠了。這不是我的錯,但為何每每想起此事,心裡就有說不出的不忍與遺憾,我不知道,即使我幫了他,會如何?當時的冷漠,而今,他又如何了呢?誠如妳所言,就把它當作生活經驗的分享吧 ![smile]

    15. 北車這那位我也看到過
      但是,有另一個常在大眾唱片前面發傳單的
      看起來似乎是身心障礙者
      每次我看到都會跟他拿
      甚至市繞路回來多拿
      因為看過的都知道
      他是真的很誠懇的發傳單
      不像很多都是應要丟到你身上

    16. Hello.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a while and I have some thoughts to share with all.

      Perhaps it is not so much of what we can do directly to help those people, but rather, a more realistic and appreciative view of the environment surrounding us. There are many ways to help them; calling the social services is certainly one option, and your writing is another–evidently that many have read and responded to it. Perhaps what we can all do, like to you said, is to see beyond the surface picture, and try (and do) to keep the compasion and softness that might be easily destroyed in the modern world. Aside from making phone calls, we can do is probably to influence the people around us, and maybe gradually the circle will enlarge enough to include the majority of the society and eventually decreasing the occurance of those problems.

      It took me a little while to really realize that everyone has her/his different story, and it is terribly difficult to determine or judge any situation and person from one incident. Nothing is absolute and there is no real black and white.

      I thank you for your writing and observation.

    17. 我實在不喜歡玉蘭花
      如果是茉莉花我就會買
      我常想直接給他零錢
      又怕傷了他的自尊
      如果是瞎子
      我會快速放錢
      我曾經和一位朋友聊起
      我先前因為怕助長背後惡勢力,不捐
      朋友說 捐了再說 不要想那麼多
      否則罪惡感也蠻折磨人的
      在歐洲看到很多吉普賽女人
      手上抱著小孩 坐在路旁乞討
      我也是不忍 趕緊掏出零錢給他
      不過如果是推輪椅賣東西
      尤其是外勞推的
      好像就有問題了
      還真複雜喔!

    18. 文中那位先生,我好像知道.
      真的像老師說的他用著毫不客氣,很有氣勢的方式發放傳單.

      看來他真的用了他的方式讓大家印象深刻,

    19. blisy,你也知道那個先生?我們說的應該就是同一個。

    20. 學長,你說的很對。的確,我實在不能以「可憐」的心態去看待這些人。謝謝學長提供這麼多資訊,真該把這些資料放在本文裡頭。:)

    21. Eileen, 呵…傳單的話我要看是什麼人發耶^^不過我一般情況下不會拿啦…這點我的確比較狠心一點:P

    22. 文中那位先生,我好像知道.
      真的像老師說的他用著毫不客氣,很有氣勢的方式發放傳單.

      看來他真的用了他的方式讓大家印象深刻,

    23. 如果您發現需要協助的人,可向發現地所屬派出所或
      社會局各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通報。

      以下為各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聯絡方式:
      區別 電 話 地 址
      中山 2515-6222 臺北市合江街137號3樓
      大同 2597-4452 臺北市昌吉街57號6樓
      中正 2396-2332 臺北市濟南路2段46號2樓
      萬華 2339-5765 臺北市東園街19號4樓
      大安 2703-0523 臺北市四維路198巷30弄5號2樓之9
      文山 2932-3587 臺北市興隆路2段160號2樓
      松山 2756-5018 臺北市民生東路5段163號2樓之1
      內湖 2792-8701 臺北市成功路2段376號7樓
      南港 2783-1407 臺北市南港路1段360號9樓
      士林 2835-0247 臺北市忠誠路2段53巷7號9樓
      北投 2894-5933 臺北市新市街30號5樓
      信義 2761-6515 臺北市松隆路36號5樓

    24. 我會覺得玉蘭花婆婆就是努力在賺錢,我很尊敬她,就這樣。

      我個人比較關注的是街友和乞討的朋友。

      社會局有專人負責這方面的工作,我們可以提供的簡易協助,是通報。
      最簡單的方法,打給警察局(100),問警察各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的
      電話,然後打去通報。如果有時間有意願,就留下來等社服人員來。

      我們曾經這樣作過一次,社福人員的態度不錯,反倒是當我們告訴行
      乞的女士、社工人員就要來幫忙了,她卻斷然拒絕,而且帶著孩子拔腿
      就跑。後來又在別的地方看到她,我們判斷她應該是以此為營利方式
      的。從善意的角度看,也許她所需要的協助,遠超過社福機構所能提
      供,從其他角度的解讀我就不說了。

      我相信乞討的朋友和街友中,絕對有社福單位可以幫助使力的空間。
      我們既然繳了稅,有些朋友還買了彩券,通報一下,讓需要幫助的人
      能夠得到專業的協助吧。

    25. 我的建議是,如果碰到你不能接受的狀況,就採取行動。

      我們有付稅,稅金裡頭有一部分是用於社會福利的。

      如果看到街友或是乞討的人們,你覺得需要幫助,可以打電話
      給警察局(100),警察會告訴我們各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的電話。
      現在大家手上多半有手機,打兩通電話一點也不難。

      或者直接打給北市社會局社工室也行:02-27206528

      詳細各區電話如下
      http://www.bosa.tcg.gov.tw/i/i0300.asp?l1_code=10&l2_code=05&fix_code=1005002&group_type=1

    26. 如果我在路上碰到發傳單的人
      都會跟他們拿耶
      雖然每次都是走到下一個路口就會丟到垃圾桶
      但是總是想說早點幫他們拿完傳單
      他們才可以早點回家
      碰到賣玉蘭花還是口香糖的
      我通常也會買一下
      不過那種寫問卷的我就不會理了
      喔還有那種原子筆賣100元的那種年輕人
      我也覺得都是在騙人的
      不過看到老弱婦孺或是殘障人士在賣東西
      都會有點心酸啊

    27. 小婆,所以我說我不想想背後那層我看不見的緣由啊…也許她家裡不愁吃穿也許她為了他兒子贖罪,但我看不見這些。我個想法是,有些情況下,我們必須看透事情背後藏著的一些…應該說造成此情況的原因,好讓自己的不只是那樣浮面、那樣天真地以為事情就是表面呈現出的那個樣子。但以這個玉蘭花婆婆的情況,也許她出來賣玉蘭花不是因為她孤苦無依,但如果面對所有類似的社會情況,我們都告訴自己這些人的背後肯定有什麼其他操控因素,因而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長久下來,我們的心會變的鐵石心腸吧?

      我好像講得很複雜…

    28. 也許,那不知道我們該如何定義最起碼的惻隱之心呢?我想,最起碼我做到的是我把這些反省寫出來,給願意分享這段故事的朋友。除此之外,我目前尚不知道我能做什麼。買朵玉蘭花嗎?這樣能解決什麼嗎?我不知道^^

    29. 台北火車站附近賣玉蘭花的婆婆嗎?
      會不會是同一個?

      小婆之前公司就位於新光摩天大樓
      所以有一陣子都在那附近混吃混喝
      早上也喜歡買玉蘭花掛在辦公桌前

      小婆偶爾聊天的那位賣玉蘭花婆婆
      迴紋針呀別想得這麼多……
      她家裡哩不愁吃穿
      之所以會賣玉蘭花
      據她說是為報佛恩
      替她兒子贖些罪孽

      >.^

    30. 我在想 冷眼旁觀 來體會別人的心情 這樣算是一種惻隱之心嗎

      也許實際上可以做一些什麼~

      只是提出一個問題的路人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