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旅] 97’歐遊憶往:翡冷翠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記旅] 97’歐遊憶往:翡冷翠

Posted on by 1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我必須坦承,我對翡冷翠的旅遊印象不深,然不知為何她卻是讓我像著了魔瘋狂愛上的地方–包括她所在的托斯卡尼平原。

    離開威尼斯的浪漫之後,我們搭著火車一路南下,在驚嘆於許許多多廣大無邊的向日葵平原後,於午後來到這個義大利中部的藝術之城。是徐志摩賦予她好聽的名字吧?讓我在到達之前就多了幾分夢幻的期待。當時陽光毫不留情地曬著兩個拖著行李的旅人,好不容易找到的寄宿的旅館 Albergo San Giovanni。猶記得這家位於聖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廣場(Piazza del Duomo)旁的旅館,提供了我們一個極佳的出發地,讓我們開始三天兩夜的探索。

    聖母百花大教堂是翡冷翠的主教堂(Duomo),也是這座城市最明顯的代表。教堂最明顯的莫過於她那不用任何鷹架就建造完成的磚紅色圓頂,爬上四百多階,就可從這座圓頂俯瞰全城。另外教堂旁的洗禮堂,其大門上有一「天堂之門」,上面鑲有舊約聖經故事中十二則有名的故事(如亞當夏娃被放逐或摩西十誡等)板畫。不過這都是複製品了,真跡都收在教堂中的博物館裡。

    再來就是雋永的舊橋(Ponte Vecchio)了!這座在日暮時分尤其引人神往的舊橋建於14世紀,一直是許多風景明信片捕捉的場景之一,橋上現在多半是一些珠寶古董店。在翡冷翠的第二天,我們還在這橋附近的一家薄餅店吃午餐,氣氛好極了!

    烏斐齊美術館(Gli Uffizi)是另一個值得流連的地方。離開前的一大清早,我們到美術館前來排隊,適逢暑假旺季,早起的鳥兒已不少,記得排了兩個多小時才得以入場。

    烏斐齊美術館的原文Uffizi的意思即為英文的Office–「辦公廳」,是的,原本是中古世紀執政者的辦公廳,後改建為美術館,如今珍藏了世界上文藝復興時期最有名的幾畫作,例如Botticelli的「維納斯的誕生 Birth of Venus」、Titian的 “Venus of Urbino“,以及各大外文系大一必修西洋文學概論封面的 “Allegory of Spring" (春之寓言,同為Botticelli作品)。我跟同伴簡直就是為了朝聖而去的,能夠親眼目睹這些真跡,那種感動至今無法言喻,同時也啟蒙我對於文藝復興繪畫的興趣。

    另外在翡冷翠市中心的東邊有一座「聖十字教堂Santa Croce」,愛好歷史藝術的朋友也千萬不可錯過。那可是不少名人長眠的地方:米開朗基羅、伽利略等等,還有一座但丁(Dante,寫有「神曲 The Divine Comedy」)的紀念碑。

    誠如徐志摩在「翡冷翠山居閒話」文中寫到:「… 像是去赴一個美好的宴會,比如去一果子園,那邊每株樹上都是滿掛看詩情最秀逸的果實,假如你單是站著看還不滿意時,只要你一伸手就可以採取,可以恣嘗鮮味,足夠你性靈的迷醉 …」這座保有文藝復興精神,同時又充滿現代活力的托斯卡尼平原大城,十足讓旅人們飽嚐足夠讓性靈迷醉的甜美果子!就連遠在千萬哩之外的我,此刻口中唸著Firenze,嘴裡都還留著香呢!

     

    One comment on “[記旅] 97’歐遊憶往:翡冷翠

    1. 早在幾年前,也是因為翡冷翠這個名字的美麗
      而造訪過它
      飛離義大利的歸程上
      我還哭了哩
      深深被這整個國家的文藝震攝住
      卻要帶著不知何時再重逢的惆悵離開
      謝謝你的網誌讓我再度看見同一個角度的魂縈夢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