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龍年春節的一些思考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生活] 龍年春節的一些思考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雖說寒假比平常春節早放,但我也沒貪得幾天閒日,待學生考完學測,才真正開始放假。過年這幾天,除了回老家探望病中父親,也沒離開台北,除了跟以前的學生去廟裡上香,其餘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家裡。放了假,腦袋也沒空著,一方面準備下學期的課程,一方面許多念頭一直在心底打轉。多半這些雜念都是記錄在twitter上,這會兒把它們移回來,當成是自己踏實生活的一部分。

    雨夜歸途


    [關於天氣]

    台北從小年夜就開始陰雨綿綿。雖說我難免為天氣影響心情,不過天氣是老天決定的,無法改變,而可以控制的是自己的心情。如果住在台北,一天到晚抱怨陰雨天氣,那就是一天到晚跟自己過不去了。於是,我學著盡量不抱怨天氣。

    南部天氣好,那是老天的恩賜。每個城市都有她獨到的特色,就好像每個人的長相個性特質不同。南部有南部的美,北部有北部的好。倘若慕求陽光厭惡雨露,那倒不如快點離開這裡,長久定居在南部就好。或許你會說,「我是逼不得已才住在這鬼地方!」那麼,就請安於這個城市的壞天氣,享受這城市的便利。

    在台北住了超過二十年,雖說不至於把自己認同為台北人,但對於這塊土地也難免有情感,看到有人常抱怨台北天氣,老拿南部家鄉好天氣說嘴,替老天、也替這個城市抱不平吶。

    [關於教育]

    三句不離本行。就好比我看到有人老是抱怨天氣而感到厭煩一樣,或許有人老是看到我感嘆教育也會厭煩吧?(笑)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那天跟畢業多年的學生聊,聊起老師難當,老師管教權縮減,聊起社會對於教育工作的尊敬大不如前。我常看到許多年輕又認真的老師反應他們偶爾遇到不明理的家長,因著孩子回去抱怨幾句學校老師管教嚴格,就帶著學生衝到學校嗆聲、向教育管理當局申訴,更甚者,向惟恐天下太平的媒體爆料,或者直接向法院提告。為此,老師們疲於奔命,因為只要一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身上,身體的勞累不打緊,傷害最大的是,對教育的熱情會被消磨掉。

    儘管有少數不適任教師,但我相信絕大部分的老師都是很認真堅守崗位的,這些老師在管教孩子們的時候,一定都是抱著「我是在幫家長們教好小孩」的心態,一旦家長不配合,不採取先與老師溝通的方式,而是直接以激烈的方式與老師的管教方式抗衡,老師受到傷害後,久而久之就會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心理,心想「反正我不要管太多,不要給自己添麻煩,這些人頂多跟我三年(但是會跟家長一輩子)」。

    現在社會整體氛圍對於上述狀況多半冷眼相待,連教育部等管理單位遇到這類的事件,都對家長團體低聲下氣,硬不起來無法力挺下屬。然而,反過來想,管教權縮減之下教出來的學生,一批一批陸陸續續進入職場與社會,要付出最大代價的是未來他們的老闆上司,還有,整個社會。

    我們還能繼續事不關己嗎?

    為主人服務

    [關於師資培育]

    我是當老師後才開始學習當老師的。

    剛開始教書的時候,是的確抱著「真好,有寒暑假」的心態,不過教了幾年後,益發覺得這是個良心工程:一想到這些孩子以後都是要進入社會,甚至可以替社會盡心盡力成為棟樑,如果只抱著「喔耶放寒暑假囉」的苟且心態,那好日子撐不了幾年,整個社會就會崩壞了。

    現在流浪教師那麼多,甚至有許多老師真真切切地想為教育付出卻不得其門而入。我想起自己的教書歷程,於是開始思考,倘若日後師資培育能夠依照美國申請企業管理碩士班的制度,規定必須要有實際工作經驗兩年才得以申請這樣的制度,也規定若要成為老師,需要有兩年以上的工作經驗,才可以申請教育學程,實習後,才能參加教師甄試。

    之所以這麼說,理由不只一個。首先,現在教育學程都是為大學部或者碩士班學生開設(學士後教育學程已經停開了)。拿我自己為例,在就學階段修習教育學程,心智上通常都不夠成熟,也多半把教育學程當成人生備胎,也認為老師可以享有寒暑假這種種福利實在很棒。你說有多熱衷教育,那可未必。如果在外頭工作過一段時間,心態上已然成熟,也可以確定自己對教育是否有熱忱。另外,現在實習的大學生研究生,沒有經濟基礎,也不能違法兼差,抱怨連連。若改為工作後申請教育學程與實習,工作期間存下來的錢,也可作為實習期間規定不可兼職的生活費所需。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老師這個行業真的是沒什麼競爭力的工作,如果加上自己不爭氣,沒見過世面的大有人在。不要說外頭公司裡的專案怎麼進行不知道,連最基本的報稅怎麼報,還是很多老師一頭霧水。但,老師不應該是盡量要擴展視野,才能給學生最寬廣的知識範疇嗎?如果一畢業就教書,怎麼把外頭現實世界的實務與教育做連結?

    我知道上面都是癡人說夢而已。

    [關於老年]

    最近父親連續因為尿道感染發燒以及十二指腸潰瘍而進出醫院。看著他因病凹陷的雙頰,與前些日子豐滿的臉龐相比,又更老邁不少。混濁的眼珠已經看不出他對於眼前的我們有任何反應;父親已經認不得我們任何一個兒女了。由於插著鼻胃管不舒服,院方擔心他用手去扯掉,也怕他動手去打照顧他的人,於是讓他戴著手套,而且固定在床邊鐵架。

    父親

    那晚又看了一次<班傑明奇幻旅程>。每次重看,心底都不得不佩服 Fitzgerald 對於人生的詮釋:人生乃一循環,嬰兒與老人的差別,不過就是身材與長相而已。"We all end up in diapers." 劇中Daisy 這麼回答逐漸年輕的Benjamin。

    父親也是如此。我們都是如此。

    Category: 快活誌, 教育我思 | Tag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