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壞心眼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日記] 壞心眼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生活像似上了油的腳踏車鍊轉動,一圈一圈一天一天。人生苦短,只要看著寶貝學生們那種因學習而發光的眼神、跟同事吃喝閒聊,這樣也就開心滿足。我刻意不去多想什麼。我必須準備一個空白的腦袋來迎接即將來臨的寒假旅行。但也許是上帝要我回頭是岸也許是自己的潛藏本性,這幾天我開始思索悲傷能力的重要。

    其實該悲傷的不是我。昨天接到一通電話,電話裡傳來的故事簡直就是我曾經被對待的遭遇。也許是復仇女神在心裡種下的種子發了芽,我帶著寒冬的冷做出回應。事實上我很想在傷口上灑鹽,說明現世報的存在可能,但我畢竟是個心腸軟的人,冷調回應已經有足夠殺傷力,還是留點口德吧!

    一位朋友也是花了大半的青春年華在一個男人身上。感情好的時候,什麼犧牲其實都是值得的。男人後來放棄長達八年的深厚感情,與另一個女人在一起。朋友因而沈寂了一陣子,但女性的堅強讓她重新恢復自信,還因此看清了自己以前認定的值得,根本就是浪費光陰的蠢事。不久之後,男人與新歡決裂,又回過頭找朋友,結果當然碰壁。

    無關性別(站在女人的立場,我聽到的例子其實是男人比較多),實在不禁想問那些有力氣在感情上傷害別人的人怎麼會沒有肩膀扛起被傷害的事實?更荒謬可笑的是,在狠心地傷害對方到體無完膚之後,事過境遷卻能若無其事地回頭向對方哭訴。面對這樣的因果報應,我們怎麼可能不冷眼旁觀?更惡毒一點,我們真是看笑話了。


    也許個性比較直的關係,我不是一個喜歡說好聽話的人。要我非出自於內心去稱讚什麼我不認為多麼好的事物,我可以,但我會渾身不自在。這種傷身的事情我寧可不做。對於一些嘴巴上只說好聽話,總說自己能力多不足頭腦多笨拙的人,我也實在受不了。明明能力好不好過了幾次招下來心知肚明,卻還拿出中國人的謙虛美德老說自己的不是。假!更討厭的是還暗地裡設計人際關係,跟自己好的就升天,自己不順眼的就打入"自己設計"的十八層地獄,卻還要佯裝佛祖的慈眉善目,卻不知道守玄的三分開眼守的是什麼心眼。

    有時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過多揣測。但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可不想被捲入惡鬼道去推磨子,卻感謝佛祖恩賜得以超生。


    不到一個學期一個班級的班風儼然成形。這跟導師帶的方法固然有關,但學生本身的秉性更是決定性因素。真的不懂明明就是常態分班,怎麼會同質性那樣高的學生就是會湊在一起?想了半天就是近朱者赤才能解釋了。

    每次人家聽到我在教高中,都會問我高中生不是很難教嗎?我不能不知足,相反地我還要感謝這些學生算是聰明受教。在一般情況下,我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而這些學生給我的成就感卻很大,這不是學生聰明是什麼呢?我真的不能太挑剔。

    但是我真的很討厭那些自以為聰明、自以為自己可以唸的來的學生!明明年紀才多大,能耐有多少、實力有多強,我清楚的很!有什麼資格在那裡吊兒啷噹?有什麼資格在英文課看數學、在數學課背英文?憑著自己有補習嗎?那很抱歉,如果因為便宜沒好貨,覺得學校學不到東西,就滾去補習班吧!反正父母親上輩子欠的,要花大把鈔票銀子以漂亮的分數換來自私自利的個性我也管不著。我也不用看各位的臭臉,不用犧牲想聽課學生的權利,每次還得花力氣叫各位少爺起床幫各位整理雜亂的講桌。

    罷了!反正我不求自己當孔子,也不奢求榮獲什麼教師殊榮,我把基本該教的都給你,額外的補充就看各位的態度,要學我就多講,愛聽不聽的我也不會拿熱臉去倒貼。「別人憑什麼教你?」更何況,就算我不教你,也不代表你的人生會黑白;就算你的人生黑白,跟我也沒多大關係。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