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旅] 記憶中的海尼根泡泡 II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記旅] 記憶中的海尼根泡泡 II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Mon. Jun. 15th, 97′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

    因為「掌櫃的」說早餐是在七點半到九 點半供應,我便在前一晚設了鬧鐘,預計八點起床。沒想到,查克早已起床,在浴室洗澡。我們討論了一下今天的行程,便下樓吃早餐。對我而言,吃這種早餐還是 頭一回。餐廳人不多,我們選定一個靠牆的位子,掌櫃的便來問我們要喝咖啡還是茶、吃煎蛋還是炒蛋。眼見桌上一籃滿滿的各種麵包,有圓球狀的,上面灑滿穀 粒,還有土司。旁邊還有butter及果醬。真是豐盛啊!

    吃完之後,我們便騎了腳踏車,先往跳蚤市場去。跳蚤市場是位於一個廣場上 (Waterloo Plein)。我們到時,很多攤位都還沒開,人也很少。大部份的都是賣些皮製品、銅貨、及吃的東西。我們這時仍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這種混雜的地方,更應 小心隨身物品,所以我們還是把包包鎖著。離開跳蚤市場後,就騎呀騎的,這時才發現,怎麼每條路都是通往Central Station?喔!原來阿市的規畫是以Central Station為中心,成放射狀的。怪不得我們總沒有東西南北的概念。

    梵谷 博物館也是阿市有名的觀光點。我們在門口辦了張Museum jaar kaart(博物館青年通行證),有了這張證,就可以在一年內免費去阿市內任何一個國立的美術館或博物館,荷幣每人17.5 guilders。進去之後,裡面介紹了梵谷的作品分三個時期:在荷蘭的海牙時期、在法國的巴黎時期、在法國的阿爾時期。梵谷是屬後印象派畫家,作品較之 前期的莫內、雷諾瓦等人的作品,更具強烈的情感。融合個人想像,筆觸成線條狀,流露出緊張感,不像前期的塊狀,及新印象派的秀拉、西捏克的細點狀。他一生 中最有名的莫過於他的「向日葵」及「鳶尾花」,這裡「當然」都沒有。不過想想這個悲慘的畫家,晚年受精神分裂之苦,與茶女相戀不成把自己耳朵割下來,後來 還是高更救他,把他送到醫院的。比起像莫內、竇加等人生前就已成名,他實在悲慘多了。

    出來之後,我們在博物館旁的一小塊樹蔭下,買了熱狗堡吃了起來。歐洲沒有麻雀,只有一大堆鴿子及其他不知名的鳥兒。我們休息了一會兒,便又跨上腳踏車,繼續探索下去。

    在 梵谷博物館附近,有荷蘭的「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我們因為有通行證,便進去逛了逛。進去之後,發現裡面都是些東方文物,像家具、佛教 文物、飾品等。查克說這說不定是他們海外殖民時期去我們東方掠奪過來的,想想也對。因為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說都不陌生,我們逛了一下便開始討論我們簽證加簽 的事。所以我們一看到有電話簿,便開始打電話問。打到台灣駐荷的辦事處,他們居然推託。沒法子,我們就東問西問,最後終於問到阿市有一個叫Foreign Police的機關,專門處理這種事。於是便決定隔天就去辦。所以,到國家博物館沒看到什麼,唯一的收穫是加簽有頭緒了。

    騎車到了中央車站附近,大壩廣場(Dam Platz)上立了一排騎著馬的警察(還是士兵?),我看了很興奮,便請查克幫我跟他們照了張相。看他們雄赳赳的樣子,套一句查克愛講的話:「真是驕傲地像隻孔雀!」

    阿市最有名的還有她的「紅燈區」。顧名思義,及政府把性表演及性交易集中在這裡,合法化。男人們在一個個小窗戶前,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貨色」,經過討價還價後,談成,便進去快活快活。我們既然來到這裡,不免也想一探究竟。
    找了很久,終於在一條運河的兩旁發現這個亮著一個個霓虹招牌的紅燈區。我們踅了一圈,由於晚上還要去聽「運河音樂會」,便退了出來,想說明天再來看。

    晚上的運河音樂會,表演的是流行音樂,請的是一些「歐洲知名」的歌手(我們當然都沒聽過),雖然不曉得他們在台上說些什麼,但是我們還是看地津津有味。原本還想再去喝杯海尼根,但是我們身上沒多少零錢,所以只好作罷。

    雖然是夏天,緯度甚高的荷蘭,晚上還是很冷的!

    還要看III

     

     

     

    Category: ├荷蘭 97' | Tag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