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旅] 記憶中的海尼根泡泡 III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記旅] 記憶中的海尼根泡泡 III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分享讓人生更寬廣:
★迴紋針的小叮嚀★
  • 「非商業性」轉貼這篇文章沒問題,但請在轉貼文章時將這篇文章的連結一併附上,非常謝謝您的貼心與尊重。
  • 飲食或消費記錄多半有時效性,請將發文日期列入參考,並在前往消費前先跟店家確認。
  • 本部落格商業合作文絕對標示清楚,絕無置入,請安心閱讀。

  • Tue. Jun. 17th, 97′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

    早上爬起來去吃豐盛的早餐,沒 想到掌櫃的告訴我們說,他們今天要大掃除,得關閉所有的房間,所以請我們另謀住處。我們一邊吃早餐,一邊覺得怎麼可以如此,明明在台灣訂了三天,到這來卻 要我們住兩天就搬!查克說,我們不可以讓他們覺得我們東方人好欺負,得跟他要點什麼補償。於是就上前跟他理論,那人沒法子,只好答應幫我們介紹另一家旅 館,並且幫我們出計程車錢,運行李過去。

    他介紹一家叫BA Hostel的旅館,在Central Station附近,我們匆匆地整理了行李,不悅地上了掌櫃的叫的計程車,搭車到BA Hostel。BA Hostel前排了一列等著check in的人,真怕沒有房間。我們依序排進去,發現這是一家餐廳,老闆看起來不是非常慈眉善目。沒想到,他果真在收錢時多收我們 5 guilders,好在我們跟他說Hortus Pension Hotel的掌櫃說是 75 guilders,那人才改口說是。上了二樓的房間,遠比Hortus Pension Hotel的差。比較小,比較亂,也沒有獨立的浴室。想說是最後一天了,就忍著點。

    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回Hortus Pension Hotel騎腳踏車。我們買了tram tickets搭20路回去,而且打了通電話給Foreign Police詢問加簽的事。之後我們把腳踏車停好就跳上tram, 希望這次能把簽證的事搞定。tram把我們帶往城外,一路行來,越來越沒有人家,感覺像是在搭火車。下車之後,過了鐵道,我們問了一個店家Foreign Police在哪,那女人說要走半個小時,我們一聽,想說要不要搭公車,可是看一看好像沒有的樣子,想說反正都來了,只好走吧!走啊走,沒想到其實不遠 嘛!不消十五分鐘就到了。

    那是一間白色的房子,不高,約兩、三層樓。我們進去之後問了information人員,他們叫我們到最裡 面,抽張號碼牌等待叫號。裡面就幾盞日光燈ㄘㄘ地閃著,發出慘白的光線,冷冷清清,沒什麼人,只有一些看起來不像白種人的人。這時我感覺我們好像非法移民 似地,在這等著「發落」。輪到我們了。在這之前,查克跟我早已套好要說什麼,讓他不要為難我們。進去之後,一個男人坐在這個不算大的小隔間。我們打了聲招 呼,說明我們要加簽的原因,那人聽了也沒什麼表情,看了看我們的護照,問了幾個問題。便拿了幾張表格要我們填,他拿了我們的護照,貼了簽證的貼紙,蓋了鋼 印,簽了名。又說簽證費是一個人130 guilders,那既然我們是學生,這筆費用會對我們是個負擔,而且他也懶得做這些paper work,所以就算了。我們聽了,還真不敢相信我們的耳朵,好像這筆錢他們高興就不收,不高興就要似的。我們連道了聲謝謝,便出來了。心裡一直都還非常興 奮。我想大部份的荷蘭人(除了BA Hostel的老闆)都是這麼友善吧!

    在荷蘭還沒吃過一頓當地的美食呢!所以我們為了慶祝當天的 好運氣,決定去吃餐廳。林布蘭廣場上到處都是餐廳,我們選定了一家,名叫 L’Opera。兩人坐在露天座位上,體會荷蘭人那種悠閒的生活,或三五好友閒聊,或獨自讀書小憩,看著街頭藝人表演音樂或雜耍。最後查克點了牛肉,而我 點了有南洋風味的咖哩雞,我們還各叫了一杯海尼根。我那食物還蠻美味的,大概是因為他們以前有南洋的殖民地,所以香料等佐料都很道地。吃到一半,覺得實在 太冷,再也享受不了「荷蘭人的悠閒」,決定還是撤退到屋內。

    室內坐著一對對的男女,桌上都點著小燭台。其實我想那大概也只是一家平價 餐廳,否則我們這種窮學生自助旅行怎麼吃的起。儘管如此,這餐廳老闆還挺用心佈置,以整面玻璃、白紗窗廉隔絕內外。而鋼琴伴奏,及侍者的殷勤招待,更讓這 家店感覺高級。我至今仍惦記著那店裡白色的桌巾、食物的香氣、啤酒的氣泡,以及對面林布蘭廣場上的提琴手。

    吃完飯後,我們決定利用剩 下的幾個小時,騎車到「紅燈區」去看看,過一下前一晚「沒過的癮」。紅燈區依舊那麼神秘。運河兩旁來來往往許多遊客,偶爾也看到日本來的老人觀光團,在導 遊小旗子的帶領下,以好奇的眼光打量兩旁閃著霓虹燈的小櫥窗。這些小櫥窗裡站著一個個穿著惹火內衣的女郎,有的還特意製造效果,
    在螢光燈的照 耀下,再普通不過的白色內衣,頓時變的醒目耀眼,吸引力實在不輸其他火紅及豹紋女郎。其他最多的是sex shops。在這一家家規模不算小的店裡,販售著一切與「性」有關的商品。保險套不用講,各種情趣用品更是琳瑯滿目。錄影帶、色情書籍多到不知幾個架子。 這個時候,查克發揮「男性本色」的精神,說道:「我來買一本當作紀念吧!」

    「當作紀念?」我可真納悶!男生看這種書是正常的,他竟然說要當紀念?!

    「幫我挑一本吧!封面要『平常』一點的喔!不然寄回去,我媽看到一定會瘋掉!」他認真地說著。

    「既 然你堅持,好吧!」在隨後的半個小時裡,我們翻遍了幾個書架,想找一本看起來「平常」一點的A書。我在想,那老闆一定覺得我們這兩個神秘的「日本人」,竟 然為了一本 A書,翻箱倒櫃,就差沒把他店的地板給掀了起來。最後,我們終於下了決定,因為那本封面上只有一個「穿著還算整齊」的女人。我想,如果不是要趕著去還腳踏 車,查克一定還想找一本更令他滿意的。

    只剩十分鐘了,務必得在十點以前趕回租車的地方!我們拚了命地騎,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們如期地交了車,心滿意足地再度走回紅燈區。

    查 克好像對sex shops意猶未盡,又拉著我逛了幾家。紅燈區上也有不少的秀場,門口都站了招攬生意的人。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地,居然有個男人對著我們說「摳哩急哇!」, 我們急忙道:「We are not Japanese!」沒想到,他馬上改口說「泥豪嗎?」我們面面相覷,只得跟他說「你好」。這時查克問了一個好笑的問題,但那也正是我的疑問。 「I’m curious. What’s there inside?」(我很好奇裡面究竟是些什麼東西?) 那人以標準的英語回答了這個問題,不由的讓我欽佩荷蘭英語教育之成功。「裡面呢,是一個秀場,有男的表演也有女的。你買了這張票進去之後,隨便找位子坐下 就可以開始欣賞表演啦!」他的大意大概是如此。

    「多少一張啊?可以刷卡嗎?」

    「一個人不加飲料是50 guilders,加的話是70 guilders。當然可以刷卡囉!」

    我原本以為查克只是好玩問問,沒想到,他轉過頭來問我「妳要不要看?」我愣了五秒鐘,為了保持女生的矜持,我吞吞吐吐地說「隨、隨便…」查克二話不說馬上拿出信用卡,刷!我們憑著入場卷就進去了,好戲還在後頭呢!

    台上一個男人戴著頭冠,腳上穿著紅色靴子,裸著上身。引人注目的是他下半身僅以一條紅色的方巾罩著他的「重要部位」。只見他隨著音樂擺動,那「方巾」也上下搖動著。我羞愧地真想找地方躲起來!不過我得承認,他表演實在很賣力,因為他額上的汗珠一顆顆地冒出來。

    接 下來的是一段虐待狂的表演。那名眼神銳利、面無表情的黑人女子,緩緩走下台來,邀請一位男性上台一起「表演」。而那名男子也迫不及待地跳上舞台,期待與女 主角的演出。卻沒想到,女的先把男的眼睛矇了起來,雙手也以繩索捆地死死地。接著便抽出一條皮鞭,往那男人身上抽去!

    「啊嗚!」那男人雖然痛,還不忘了要配合劇情。

    又是一陣鞭子。後來的十五分鐘,那個男的就在黑美人的玩弄下渡過。這時我見識到阿姆斯特丹被稱為「世界性都」的原因,因為那個女的幫男的頭上戴了一具假陰莖,叫他躺著,而自己半蹲在男的臉上,命令男的以假陰莖交媾。

    我 們都快笑翻了!雖然是live sex show,這一切是那麼地健康,一點都不會令人想入非非。最後我們看了兩輪,發現表演一直重複,才離開秀場。我的手錶指著一點十分。街上還是有些遊客。儘 管身在紅燈區,說也奇怪,我們一點都不會感到不安全。氣溫很低,但是我卻因為看了剛才的秀,臉上居然還是燙燙的。

    Wed. Jun. 18th, 97′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

    吃完BA的早餐,我們上樓整理行李。想想這三天的一切,真令人不由得愛上這個城市。她的人民、她的街道、她的陽光、她的空氣…。我彷彿在這兒住了三年了。

     

    Category: ├荷蘭 97' | Tag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