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 在咖啡館的故事:黑與白

終於有這麼一天,是以「攝影」這個主題(而非美食)接受採訪,而且是我一直很喜歡的女性雜誌之一,ELLE。儘管只有小小的半頁篇幅,但是心中還是很有成就感,很開心。長久以來,我都不認為我在做的事情有多麼特別,並且配上的一群讀者在背後支持我;我只是做。寫部落格是這樣,拍照也是這樣。

[拍照] 咪咪流浪記:侯硐的貓

三、四年前曾經跑到侯硐去走走拍照,當時只在火車站前的村落閒逛,看看廢棄的瑞三礦業舊址以及到只剩荒煙蔓草侯硐神社去,回來後寫下《被遺忘的小鎮:侯硐》這篇遊記。最近侯硐因為貓咪而再度走紅起來,看來被遺忘的小鎮又再度被記起。

[拍照] 萬華剝皮寮漫步

這是第五捲黑鳥飛了。還是搞不懂這台玩具相機的個性,就好像養一隻寵物,個性有稜有角的相處起來得要一點耐性。在陽光燦爛的日子沒什麼問題,但是一到了陰天或者陽光不易進入的巷子,相片就很容易偏暗。 不過以上,也或許是我自己還沒抓到相處模式,誤會了她也說不定。

[拍照] 重口味組合 Mju-II + Kodak E100VS 正沖負

拍喵兔也已經一年多,因為個人喜好的緣故,用來用去還是喜歡特定的幾款底片。AGFA 正片很不錯,Fujifilm ProPlus II 有一種清淡出水的日系透明感,而這捲 Kodak E100VS正片也非常有特色。特色一,它很貴:我在露天拍賣買分裝片,一卷也要兩百多塊錢,每按一次快門心中就響起銅板掉在地上的聲音。特色二,它顏色非常濃郁強烈:若說 AGFA 正片負沖是上癮的豔麗,Kodak E100V… Read more[拍照] 重口味組合 Mju-II + Kodak E100VS 正沖負

[拍照] 喵兔‧河遊

並非出於趕流行,前幾個月買了一台腳踏車恢復有車階級的生活。只要天氣許可,假日或者平日的傍晚便會騎著它出去遊玩,同時也重拾停了一陣子的底片機,把最不挑天氣的喵兔(Olympus μ-II)當成隨身機。黑機白機,只要能拍出美麗照片的相機就是好機,而喵兔就是一台這樣的好相機。

[拍照] 師大極簡咖啡。好命喵

終於有這麼一天來到極簡,貓咪多到一直讓我無法專注在書本上。假想哪天如果我在家也有了貓咪,恐怕會整天盯著牠瞧,成了貓奴也說不定。

[拍照] 眷村記憶:四四南村

《光陰的故事》前一陣子很紅,只是我卻沒辦法有什麼認同感。我在 twitter 發過牢騷問過幾個網友,其中,記得是 bibicall 吧,最讓我理解的回答是「至少跟歪歌起剉的八點檔連續劇相較起來,是個清流啊!」之類的答案。

[記旅] 碩果僅存:日星鑄字行

對老東西特別感興趣的我,之前錯過一場在週日舉辦的日星鑄字行導覽參觀行程,但心裡一直放不下,於是又自己找了一個午后獨自前往。這樣對我來說是好的,因為來去自在,沒什麼心理壓力–儘管有導覽介紹會更加認識這個全台碩果僅存的老店也不一定。

[拍照] 喵兔‧青田街小旅行

之前拍過一次 Olympus mju-II 與 AGFA Vista 400 相機-底片組合,深深覺得這捲底片能夠以顆粒粗與色感濃郁的特色將影像呈現出來,再加上俗稱「喵兔」的 mju-II 機本身就是個神奇的好物,所以兩者相得益彰,沖出來的效果還真讓我滿意。不過我用過的底片實在太少,未來還必須多方嘗試,才可以確定哪一卷底片是我的最愛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