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0

[日記] 豎笛‧書

Posted on by 1 comment

[豎笛]
想起以前對豎笛的偏見就像自己的心胸狹窄 老覺得豎笛任誰的可以吹的起來
就這麼黑通通的一根 上面不過綴幾排發亮的銀片 吹嘴跟國小的直笛一樣簡單
比上單簧管似乎不需太高技巧 聽說要吹單簧管的人還得自己學削竹片 嘴唇厚薄
還得有一定 跟吹其他銅管一樣 而豎笛就是兩片嘴唇鬥上去 吹出聲就得了 是不是
可我發現這種偏見還真要不得 自己樂器也沒半點通 怎麼可以如此看輕任何樂手
況且豎笛的音色較單簧管不會遜色多少 至少這一整個下午讓我找到一絲愉快

[書]
書架上堆滿了各種書 教書用的講義字典參考書 數數這幾個月光買字典就買了四本
更別提送的 這樣就佔了三格書櫃 還有論文要用的 可笑 居然大部分都是影印本
兩格書櫃 另外堆滿一格書櫃以及三大箱的的就是嗜好書 National Geographic
四月天叢書 文藝復興與印象派畫作 村上與三島 托斯坎內風情 我開始擔心我
搬家的窘況 昨天室友寄了一箱書回家 我看房間也沒空出多少空間 我完了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日記] 生人勿進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最近很多人說我看起來很糟,很消沈的感覺。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好多,我快樂不起來。當然也有值得高興的事:論文頁數一直增加當中、與朋友聚聚、一個人走在熱鬧的路上、坐在公車裡看著窗外的風景、少卿借我VCD。就這樣,沒別的。我努力做我該做的事,但,還是老樣子。每天早上起床心就像石頭一般漸漸地下沈。所以我的表情總是一個樣–面無表情。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抽掉了這些值得高興的事,我就什麼也不剩了。那我是什麼?人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那我的水就是摻了苦藥的水。剩下的便是對自我的認定,我是誰?我要什麼?我能夠做什麼?費盡苦心努力了半天,結果發現一切都是白做工,又何苦呢?只是讓自我更渺小,苦藥更苦。

我很感謝妳。聽到妳的聲音總讓我覺得這世上還有人知道我正在經歷的生活。妳的聲音總是這麼快活,儘管妳也三不五時地跟我抱怨,也有時愁眉苦臉地擔心妳與他的未來。妳放心,上天不會虧待妳們的,因為妳很努力,而且心地善良。妳知道,其實我對於以後還是自信滿滿,總覺得我有能力做好每一件事–只要讓我解決目前這一切。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