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1997.06.27

那天在海德堡 前一晚你跟超市收銀員吵架 我們吃了那頓受到詛咒冷掉的晚餐 拉了肚子在俾斯麥紀念碑旁的樹林解決一切 我翻出一切的紀錄 哪天去過哪些地方住在哪間旅社 你的潦草字跡依然清晰 兩個人的攤帳歷歷如昨 我甚至想起在阿姆斯特丹的第一頓早餐我們坐在靠牆的小桌旁欣賞著牆上鑲嵌著旅行者留下的紙鈔硬幣 還有羅馬城內不起眼的脆餅店我們啃食著剛火烤出爐的道地美食 台北的確是個很刻意國際化的都市 電影與哈利波特… Read more[日記] 1997.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