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5

[記食] 巢鴉壽司 II & III

Posted on by 4 comments

巢鴨壽司
北市民權東路二段116號1F(行天宮站4號出口)
02-25817680

這其實是第三度造訪巢鴨壽司。之前第二次去所拍的照片,回來不慎被我的奶油手給刪掉了,所以也就沒有寫食記。不過待會兒後面會再做一點二度造訪時的紀錄。 Continue reading

[字剖] 我對終身大事的疑問

Posted on by 6 comments

我常說我是個膽小的人。

所謂的膽小並不是怕鬼怕小動物,而是對人生的一些可能性很膽小,比方說結婚生小孩這檔子事。

先說結婚。首先我必須確定那個人心地善良、跟我有相同的夢想與人生觀、懂我在想什麼要說什麼、我可以很自在地跟他分享心事、 外表我看的順眼…等等。

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是,他的家庭。我早已過了夢想著談粉紅色戀愛的年齡,知道結婚是兩家子的事情,所以對方的家人是很重要的,畢竟婆媳妯娌之間的問題,我聽過太多令人難過的故事。

再者,我也不相信天長地久這樣的事情。人都會變,很難保結婚前跟結婚後是一個樣。光就這點而言,要我拿自己去下注,我真的有理由退縮不前吧? Continue reading

[字剖] 我的母親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民國79年4月17日是我母親過世的日子,至今已十五年了。

那年我高一。還記得她過世前的那個晚上,吃飽飯後我準備要從老家回到離公路局站牌比較近的新家休息,要搭車的時候外頭下著我記憶中最大的一場雨,母親抱著大哥的小女兒站在門口看著我上公車。那一幕我至今沒有忘記,因為再看到母親時已經冰冷的身軀了。而那場雨象徵著什麼呢?

母親是傳統的台灣婦女,嫁給我那隨政府播遷來台的阿兵哥父親。嫁雞隨雞的她,儘管父親長期以來習慣當兵的漂流生活而疏於照顧家裡,母親仍然發揮堅毅的個性,起先在工廠做工,後來辭掉工作在我們生長的眷村裡開始賣早點做小生意,一手拉拔我們四個小孩長大。母親的學習能力很強,不論做豆漿米漿,到學包飯糰蒸油飯做刈包,全都無師自通。而國小畢業的她,對於我們的教養十分嚴格,而她自己也每天閱讀佛經,甚至一字一句地抄在紙上。我至今仍難以忘記母親戴著老花眼鏡,端坐在桌前認真地練習寫字的模樣。由於母親篤信佛教,也總以慈悲的眼光看待自身周遭的人事。在我印象中,她常騎著機車大老遠從龜山到大溪,只是為了要渡人行善。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 ,

[生活] 旅行的意義

Posted on by 0 comment

F1010017
你有多久沒有好好靜下心來觀察身邊的大小改變?

每天上班上學經過的路邊,雜草叢裡已經開滿了紫色的酢漿草花以及繽紛的非洲鳳仙;人行道上的木棉花充分地綻放豔麗;起床時的溫度已不如上星期那樣令人發顫;街上的少男少女卸下厚重的冬衣,以蹦蹦跳跳的方式宣告夏天即將到來。一切彷彿一夜之間褪去陰沈,四季更迭的腳步悄悄潛入。

這是我家附近巷口的櫻花樹,每天上學搭車的路上我總要抬頭向她說聲早安。過去這個冬天格外冷,我見到她的時候總是垂掛著台北冬日特有的濕意,以致於剛開始還認不出來她究竟是什麼種類的樹。我對枯樹一向有莫名的好感,倒也覺得她有自己的美、自己的孤傲,並認為擁有這棵樹的這戶人家,一定受到上天特意的眷顧,才能有這樣一顆悅己同時悅人的珍寶。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快活誌, 文字遇 | Tags: , ,

[記食] 歐品坊

Posted on by 9 comments

歐品坊 Salon de The
北市信義路一段9之3號
02-23930037

某天同事跟我來到位於中正紀念堂對面的這家歐品坊,這是我們安排的茶館系列之一。歐品坊可以說是歐洲茶品歷史悠久的專賣店之一。店面很小,而且內部沒有什麼裝潢,但可以買的到一些特殊的茶款。英國的Twinings其實已經算是普通,在這裡也可以找的到法國的Mariage。只是我沒有仔細尋訪價錢就是了。

[延伸美味]

歐品坊的 Mariage 伯爵茶葉

不過此次來到歐品坊其實主要是想再回味一下她的法式薄餅crepe,就是所謂的可麗餅。這裡的薄餅與一般在賣煎的酥脆餅皮不同,是軟皮的。我們當天點的是「法式薄餅餐」(200元),內容包括鹹薄餅(傳統、火腿沙拉、鮪魚、普羅旺絲、燻雞、黑胡椒牛肉擇一)+甜薄餅(果醬、花生、巧克力、蜂蜜擇一)+特選熱紅茶一杯。這樣看起來是蠻經濟的一項選擇。同事選了「普羅旺斯(以鮪魚及火腿為主)+巧克力」,而我則點「黑胡椒牛肉+蜂蜜」的組合。

先上桌的鹹薄餅。鹹薄餅一般而言可作為開胃小食或主菜,裡頭通常捲入各種肉類或蔬菜,再淋上醬汁或美奶滋。同事的普羅旺斯薄餅裡頭是以混以沙拉及黑橄欖末的鮪魚醬,加上火腿以及蕃茄黃瓜生菜以及為主,上頭再淋上美奶滋。份量中等,不至於像一般賣的可麗餅大到可以當一頓飯那樣。 Continue reading

[文字] An April Canto

Posted on by 0 comment

這一天妳閱讀了幾句詩歌 看了幾場老片
慎重地為這一段日子下個結論
打算徹頭徹尾地
拋開這原本就是多出來的記念
妳懷疑 春天本應是個開花的季節
四月天在人間
但怎會撲朔迷離 霪雨綿綿
為此妳哭腫雙眼 重蹈覆轍地將自己暫時反鎖在一個拳頭大的小空間
等待放晴的時間點
妳說儘管私我的感覺不是那樣至高無上
自憐是罪惡
然一旦潰堤 默默承受依然疲倦 好累
妳想起地下鐵 那個女孩獨自在人間摸索
那種渴望在出口遇見的心情 恰能體會
又羨慕總能自在來去 輕易割捨
這相悖的所求 天平要何時才能通過平衡試煉
也許不會有那一天
若非摒除一切身外眷念

Category: 文字遇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