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李雲迪鋼琴獨奏會

昔日好友自美返國渡暑假,邀我一同欣賞李雲迪鋼琴獨奏會。其實是有點瘋狂的,因為台北的票已經售罄,朋友變通一下買了中壢演出場的票,並且挑了個好座位,我們於今天傍晚趕到中壢演藝廳參與這場難得的音樂盛會。 李雲迪的傳奇不容我多說,這位貌似木村拓哉的鋼琴天才早在18歲時就贏得第十四屆華沙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金牌。他對於蕭邦作品的理解與詮釋,甚至連相當多波蘭音樂家都難望其項背、自嘆弗如。賽後他依照大會規定開始於… Read more[音樂] 李雲迪鋼琴獨奏會

[文字] 作自己

那天早晨,妳眼睛睜開,做好準備拋棄了所有前一天的不快樂。 妳學著去轉換心情,因為如果發現前面沒有路,就表示該轉彎; 妳學著看不同的角度,一個令妳生氣的原因,背後必定有讓妳思考的重點; 妳避免做讓自己陷入不安的事情,爭論或計較都是這樣的壞東西; 妳聽讓自己感動的音樂,是為了讓心中滿溢著幸福,以便能包容更多的不完美; 妳看重生命而非僅是生活,因為前者一旦開闊,後者才能有豐美的羽翼。 這並不代表妳沒有自… Read more[文字] 作自己

[記食] 北海道函館特產 花枝飯

今天再回到北海道,寫個當地的名產。 我這回沒去函館,不過託小貓的貓主人plateau的福,我也吃到一樣函館特產–花枝飯。即將回台之前,小貓說希望我幫plateau帶個他愛吃的花枝飯回台,同時貼心地也為我買了一份。 這花枝飯,上面雖然標的是「函館便當」,實際上是微波食品,超市就可以買的到。一包裡面有兩尾大花枝,約莫手掌那樣大小,裡面包著滿滿的飯,鼓的脹脹的可愛極了。上面標示的價錢是458… Read more[記食] 北海道函館特產 花枝飯

[記食] 北海道富良野 魔女湯咖哩

話說那天離開了中富良野的富田農場,跳上正午火車到了富良野。下車之後我敲定午後1:50有迷你巴士到起司工廠,於是開始尋找吃飯的地方。整個鎮上走了幾條街,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出去工作了還是怎地,沒見到什麼當地人,連一家我覺得可以進去用餐的店面都難得看到。原來是要找一家BBS上推薦的拉麵,也找不到。走著走著突然看到這家書上推薦的「魔女咖哩」。

[文字] 夜襲

總之就是失眠這麼回事。 我很清楚是為了什麼,反正人在黑夜裡就是習慣將自己放在深色的情緒中,翻來覆去,然後衝動地做了一些決定、為一些事件下了獨斷的結論,卻在白天意志不堅。要認清啊!讓人崩壞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自己內心意志力的瓦解。 何謂生命難以承受之輕?於我就是認清生命本質就是不斷重蹈覆轍地否認自己並不孤單。因此,越來越厭倦那種老是拿一些言詞來安慰自己這世界需要我藉以掩飾一個人存在的無力感的詭計。我… Read more[文字] 夜襲

[文字] 我想念你的香

甫上公車才站定,一陣茉莉花的隱隱清香傳來,緩和了我原本焦躁的心情。低頭一尋原來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手捻著一串還帶著水珠的茉莉。她望著窗外,劃滿風霜的臉上揚著薄唇,緊緊閉著,起著皺。我胡亂猜想她怎麼會有這朵茉莉? 這安撫人心的小白花。想必她也是好心人,佈施一位路邊與自己年紀相仿的玉蘭花賣者。 好的味道帶給人好心情,同時也賦予一段記憶。我的頭一段帶著味道的記憶是存放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的。騎著腳踏車咨… Read more[文字] 我想念你的香

[記旅] 流浪終端的純文字

人的一生總是尋求經驗值的累積 年少時求的是學問是友誼是用自己的腳站立 過了某個時間點 要的是金錢是名氣也或許是記憶 我坦承是自己是一生逃脫不掉俗氣的凡夫俗子 擺甩不去如此世俗的貪戀 我用車票記錄出一班班車程的起點與終點 用護照上的戳記刻印出一幕幕的風景 用各國硬幣擲出人們一句句交談的響音 用紀念品回味一座座大城小鎮的香氣 只是 終究這一切的努力是什麼證明是什麼目的 美其名擴展心靈 然實際卻滿足虛榮… Read more[記旅] 流浪終端的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