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5

[日記] 歌唱‧得天下英才教育之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我很快地找到了讓自己不那麼灰階的方法了。唱歌。我真的很愛唱歌。那麼就抓任何一片我喜歡的歌手CD放來跟著唱吧!「我喜歡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但不能喜歡太多…」、「又不是夜鶯在豔陽天裡渴望與池裡的錦鯉追求愛」、「愛一個人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其實我很少想你,很少回憶,只是在傍晚…」

我常覺得當老師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盡情地「演」。我有一點表演的慾望,但是又長的不夠好看,所以只好換一個舞台,上了講台來滿足一下小小的虛榮心了。在講台上,我可以充分施展肢體動作,玩弄聲音表情,還可以擠眉弄眼地製造效(笑)果。有時興起,或因為課堂需要,我也可以來唱唱歌。學生都很愛老師唱歌。我猜原因不外乎兩個,一是想看老師的笑話,如果老師走音了可以好好嘲笑一番;二是可以混時間,上正課能少一分鐘就是賺到一分鐘。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日記] 寬心‧單身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愛吃東西的人,心情應該常常是愉悅的,開闊的,但事實上好像不是那麼回事。有些人可能吃多了酸葡萄,嘴上筆下盡是些挖苦的話;有些人也許吃了榴槤還是仙人掌,帶刺的;更有些人嘴巴不說,但心裡像吃了麻辣鍋一樣妒火中燒。這怎麼會是美食帶給人的影響呢?照道理吃到了好吃的東西,應該會迫不亟待跟人分享,因為分享的快樂將是加倍的啊!什麼「好東西要跟好朋友一起分享」,原來只不過是廣告台詞而已。

無論如何,別人怎麼想我們也管不著。老是要拿狹窄的尺來丈量別人的心,只會累垮自己罷了!我得常常告誡自己「見賢思齊,見不賢內自省」。


今天去參加一場研習,重新溫習了幾年前熱烈專注的 metaphor 相關研究。安老師聰慧依舊,思路清晰,聽她說英文真是種享受。只可惜,她這樣研究型的題目,硬是被書商邀請來發表一個與英語教學有關的演說,在應用上似乎有點不夠力。但總歸是個啟發。至少讓我想思索 idioms, collocations 與 metaphors 的關係。這是個很有趣的題目,而且也許可以跟我的論文扯上關係。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字剖] 我的八個(或八十個)擇偶條件

Posted on by 10 comments

話說有位美眉阿嬤說想看看我的八個理想伴侶條件,而非我的五個怪癖。我們這種拉警報的年紀,要聊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侶,說出來只怕被笑話,而且多半會被視為自捧身價的莫名偏執。

其實不是這樣的。

工作了好幾年,旅行了好幾個國家,認識了好些人,我漸漸發現這幾年的自己有著明顯的改變。以前比較斤斤計較,現在心胸開展;以前愛唱悲調,現在有著負責任的樂觀;以前愛亂發脾氣,現在一笑置之。我比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多了份處事經驗以及穩重細膩,也比四十好幾的熟女有衝勁。我(包括我身邊許多未婚近齡的朋友)感覺到自己有著前所未有的能力,對自己充滿自信。誰說三十歲女生就一定拉警報?該拉警報的是那些還不瞭解自己就急於投身婚姻的善男信女。

就是因為這樣,我(同樣包括我們這群未婚姊妹淘)對於自己的另一半有著嚴格的標準不是沒有道理。我也得確信對方是不是這樣重視內在的涵養。我希望他是個可以懂得聆聽並且善於分享的對象,我希望他是個懂得尊重自己也尊重我的對象,我希望他同樣是個穩重負責但又不失童真與幽默的對象,我希望他是個有什麼可以讓我佩服學習的對象。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家暴事件‧法式捲髮

Posted on by 2 comments


才剛寫完理想伴侶條件,電視新聞就播出某電視台女主播遭先生家暴的新聞,還據說婚前就已經有這個舉動。馬上就提醒自己來追加一下條件。

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女人啊!妳碼幫幫忙!結婚前就發現這男人有暴力傾向居然還敢跟他在一起?不是我要說,愛情的力量有這麼偉大嗎?別傻了!妳以為這種虛無飄渺的腦中物質化學變化會改變這人的暴力劣根性?就算贊成人性本善的孔夫子信徒也該覺醒,實在不該拿自己的人生與身家安全開玩笑。這樣為了維持家庭完整而一再隱忍家暴的女人,說真的,我一點也不同情。

看到這種種案件與前例,要我放鬆一點條件還真不容易。我承認我很自私,我追求的是自己的幸福,而且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對。今天如果我只想找人過下半輩子圖個不寂寞,我寧可獨居至老年被野狗啃咬算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日記] 秋日‧入厝‧婚姻對人的改變

Posted on by 0 comment


23℃好天氣,看來大家都喜歡這個季節。有沒有人討厭的?舉手!

我還真希望有一大片綠原野,或者,不敢奢求的話,一小塊草皮,讓我放縱地左右打滾用力踢腳。如果嘴裡還能咬著葡萄不吐皮連籽,要不來顆祖母青蘋果,一邊嚼咕噥咕噥咕嚕咕嚕唱著綺貞的微涼的你,嘴角流下果汁就用手隨意擦掉…「迎著微微的風想微微的你,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掀起一陣漣漪」…「飄散的髮留住了你,微笑的臉卻來不及溫習你的吻…」

醒來醒來?!有這種舒服的天氣就該偷笑了。哈哈…我是個貪心的孩子。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日記] 自虐‧恐懼‧螳臂擋車

Posted on by 0 comment


被章魚燒燙掉的那塊牙齦惡化中。他位在左上第三顆臼齒的齒齦交界處,起初發作的方法是很沈默的,你不去招惹他也不見得不舒服到無可忍受的地步。然而,怎麼可能不去理會他呢?現在可好了,發炎了。這會兒可滿足我自虐的下意識,舌頭更頻繁地去撥弄傷口,口腔肌肉更忙碌地施力吸吮。這種無傷大雅的痛,不僅僅是自虐的表徵,更是偽裝自己身體狀況不完美的假象。同樣又是個幫自己擺臭臉找的合理化藉口。


昨天跟辦公室同事聚餐。我開著車,一路聽著這些婆婆媽媽聊著家裡兒子女兒的事情。其實我是很愛聽這些故事的,不是家務事八卦,而是生活大小事的經驗談。她們常說不要在我面前抱怨家裡的事,因為我還沒有結婚,不要給我婚姻負面的印象,而且還很欲蓋彌彰地說結婚好處多多。

這是個很有趣的話題。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

[日記] 尊重‧跑步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因為學會走路很多很多年之後才學會開車,所以一開始開車的時候我就非常尊重路人的用路權利。轉彎時我一定讓已經走到一半的路人先過馬路,巷子裡我絕對不按喇叭催趕路人。因為我也會是路人,我知道路人不喜歡被車子欺負。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觀念。應該說,不少人手上抓了方向盤就以為自己是老大。碰到這種人,我就會拿出不怕死的個性。過馬路,如果有車子不懂尊重路人硬要轉過來,我就會故意走到他前面,然後瞪那個駕駛一眼。急什麼啊?法律可是規定不禮讓行人是要受罰的,更何況我又沒有把過馬路當逛街。窄巷子裡有車子在叭我(尤其是那種帶有「閃一邊去」意味的囂張喇叭聲),我要不就會回頭看他一眼,繼續走我的路,要不就裝作沒聽見。幹嘛按那麼大聲的喇叭?這路又不是你家的!如果在路上不幸遇到這樣對我這樣沒禮貌的駕駛,抱歉,我會狠狠地詛咒一頓的。

人老了其實脾氣會越磨越好,但是這點我不能妥協。不是跟我維護自己的交通權益,而是我討厭「不尊重人」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日記] 考試‧年輕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小高一明天要面對升高中以來的頭一回大考。面對未知,緊張焦慮是可以預見的。於是我在每個班都得花上一些時間解釋考試的情況。看著他們一張張嘴巴嘰嘰喳喳地不斷迸出問題來,頻頻打斷我說話。我原來快要按耐不住一再被打斷,但隨即想到,這種誠惶誠恐在不久之後就會被理所當然給取代。相較起來,我還寧願他們抱持著戒慎恐懼的心去面對挑戰。

於是我笑著說:「放心去考試吧!」反正人生又不是只有這一次考試–或者說,人生又不是只有考試。重要的是能夠在面臨每個習以為常的挑戰時,以初次那種如臨大敵的心情去迎接它。


好久沒走路回家。傍晚天涼,我沿著紹興南街、杭州南路、信義路、金山南路、和平東路一路走。走路好處多多呢!對身體好這是一定的。對心理健康的好處更是不少。一個人走路的時候,可以隨著自己的步伐,以自己的步調去反省一天的經過。今天學生跟我說了什麼好話。

A:「老師你今天好淑女!」看我難得穿裙子。
我:「我本來就很淑女。」我張大眼睛故做氣質貌。
B:「老師他的意思就是你平常不淑女!」

我瞪了他們倆一眼,嘴角在笑。

天曉得!一定不少人覺得這種對話這樣的生活超幼稚超無聊。但我還蠻樂在其中的。只要想到跟這些小孩在一起就可以永遠19歲,這比肉毒桿菌或電波拉皮還要有效!更何況,陪這些人長大真的很重要。因為我的老年就靠這些人養,這些所謂國家未來的棟梁。

喔…一個人走路還可以看看遠方的天空!我喜歡看天空。秋天的天空、秋天的雲朵。每個雲的姿態千變萬化,像極了在英國及北海道看到的雲。說穿了,沒錯…我就是想念在異地旅行的時光。一個人走著看著這些象徵回憶一般的雲朵在天空,就好像我也在異地旅行一樣。


人不僅要小心眼,細心觀察生活的小樂小趣,更要放眼遠方。遠方可以讓我們忘掉一切妒忌的小鼻子小眼睛,遠方可以讓我們暢快的呼吸心靈自由的空氣。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日記] 壞人‧炒麵‧初衷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感謝老天賞賜一個好天氣,即便沒有事情呆在家吹著鑽進來的清風也很爽快!爽快到突然興起一種…我要開始當壞人的自嗨念頭。昨天看到AXN的功夫首播,周星星說好人沒好報,所以立志當壞人。我不用立志,我就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立志這種東西,是留給沒那種天分的人呼的口號。


這個世界還能運轉多久?各地的災難不斷的傳出來,多到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上不了頭條的地步。更何況是人禍。立法委員作秀攻擊喜憨兒工資太少,傳媒狗仔一天到晚自以為稟持公義地挖掘看似皆大歡喜的真相,上面的領導者已經從萬歲改喊加油(我們的確已經走到需要加油的地步)。至於我們這樣的小小馬鈴薯,除了能攤在沙發上過著雞肋生活之外,再也難為這千瘡百孔的世界補上一點什麼了。我承認我是有點悲觀了。事實上我一直都是。只是這樣的滴滴咕咕只會在意志力薄弱的時候特別佔上風。


眼睛還是紅通通的。據說是過敏。今天胡亂吃了點馬來西亞的炒麵,原抱著很大希望的,結果吃完覺得還好。真不知道該不該寫它。唉…就說我不是什麼美食家!煩死了…討厭那些半路殺出來,看了幾篇文章就自以為是地斷定我是美食家。寫那些食記也不過就是記錄吃下肚的東西,還有好康報報的心態。再加上每天看的人越來越多,又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說話要有分寸,隨便一句不好吃或地雷,也許就會影響店家的生意。拜託!我覺得不好吃的話,還要寫得很婉轉耶…覺得好吃寫多一點又要被說幫人打廣告。天曉得!我這人討厭死了特權。如果真有那種要我去吃,吃完之後要幫寫打廣告的店家,我寧可不去。更何況,回歸原點,我根本配不上是什麼美食家。


任何事情在人為操作後都會變質。永遠要堅持開始一件工作的初衷,愛一個人是,寫blog也是。

[照片為學校對面222站牌旁的一台腳踏車與樹影]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