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6

[記食] 上海極品軒 桌菜(下)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極品軒
北市衡陽路18號 02-23885880
參看 食記上集

【美味烤方】

前幾道菜我一直刻意保留實力,就是為了迎接下來的重頭戲,俗稱東坡肉的「美味烤方」。東坡肉這名字的來源,來自於蘇軾任職於杭州時治水有功,百姓感念因而送他大量的酒肉,原來東坡肉是要用酒來燒肉的,因此還有「紹興酒燒肉」的稱呼,也稱「一品肉」。

我們一桌十來人,大份的東坡肉沒辦法用砂鍋盛裝。在上桌前服務人員在準備桌上先將原來像是土司麵包一般的東坡肉剪開,好讓我們能取用夾在刈包裡。

我一邊照相,一邊眼睛專注在那肥瘦相間的極品烤方上…突然一位老師不小心震動桌子,只見表面飽滿油亮的烤方隨之輕盈抖動著。實在再也難敵其誘惑!我趕緊收起相機,吆喝大家快開動吧!

我對於五花肥豬肉曾有的恐懼,現在已所存不多。至此面對極品軒的美味烤方,還用的著客氣嗎?果然是招牌菜,瘦肉的部分瘦而不柴,而油花的部分更是多了那麼一點滑如凝脂的順口,絲毫不膩。味道也煨的非常透,鹹中甜甜中鹹…我完全不顧身材地吞了兩個。

【醃黃魚】

醃黃魚看起來就失色不少,不過婆婆媽媽對於這黃魚評價挺高的。原預料到會很鹹的醃黃魚,沒想到吃起來意外地清淡,魚肉僅有燻過的風味,與附上的胡椒鹽搭配來吃剛剛好。

【磨菇芥菜仁】

我吃了兩個東坡肉刈包之後,看到這芶芡的菜色,根本提不起興趣,只取了我愛的綠色芥菜來吃。

【腌篤鮮】

腌篤鮮據說是出外的上海人會想念的家鄉菜之一。此菜色用火腿、鹹肉、竹筍等主要食材,文火慢燉,將鹹肉火腿中的油脂慢慢燉出來,湯頭看起來是有如牛奶白湯的色澤。喝起來像是大骨湯頭一樣。只可惜這是最後一道,大家喝了一碗便無福消受,剩了大半鍋打包。

【梅菜小包】

中間還有一道梅菜小包。菜單上的「淮揚菜包」應該也是指同一物。梅菜小包顧名思義乃是包了梅干菜的,非常特殊。包子皮較一般湯包自然來的厚些,請記得要趁熱享用,否則涼了之後皮會硬壞了口感。梅菜小包也是極品軒的熱門菜色之一。

【豆沙鍋餅】

豆沙鍋餅是餐後點心。餅皮相當薄,但口感稍嫌軟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起鍋後沒有現吃而涼掉的關係。豆沙泥質地非常細緻,一點也不膩,只是微甜的口味而已。也沒有加棗泥,算是很單純的美味。

【飯後水果】

飯後水果是柳丁,不過顏色帶點橘,像是葡萄柚一樣,吃起來則是台灣柳丁的香甜。

【A Little Extra】

事實上同事跟我去開菜單的時候也在那裡用了中餐。當時點了「芝麻餅」、「金瓜肉餃」及「豆沙小包」,一樣吃的飽足,不過這樣點下來一人不過兩百多塊錢。芝麻餅給人的感動依舊,金瓜肉餃豆沙小包各有千秋。

金瓜肉餃是個非常特殊的作品,餃子成金瓜黃色,一籠十個,排起來像朵太陽花一樣。一吃才知道餃子皮果然是加了南瓜肉,比較軟爛,與一般的彈Q餃子皮有著截然不同的口感。裡頭的餡子也是加了南瓜泥,另外還有蟹肉。我們兩人分食一籠,起初幾個覺得鮮美無比,不過吃到最後居然有點怕怕的。建議三、四人分享較佳。

豆沙小包裡頭就是包著豐富的紅豆泥,與鍋餅的豆沙是同一種。包子皮有彈性,儘管味道單一,但吃起來絲毫不覺無趣。

看過許多前人來到極品軒用餐的經驗,多半都是捧著肚子露出滿意的笑容–儘管仍有美食家覺得會因吃到二廚的作品而覺得品質參差不齊。不過一般而言,極品軒可以說是大宴小酌相當不錯的選擇。大菜精彩,小點精緻。

 

[記食] 上海極品軒 桌菜(上)

Posted on by 1 comment

極品軒
北市衡陽路18號  02-23885880
http://www.unclejohn.com.tw/
參看  極品軒一次點心食記二次點心食記

自從去了極品軒喫了美味小點之後,就一直想著有一天能夠來圍著滿桌的大菜享受一番。然而要找三五好友恐也不是簡單的事情,恰巧我們科裡有老師要退休,按照慣例會辦一個聚餐來歡送退休老師。同事算是主要的籌辦人,腦筋一動乾脆就挑極品軒當作聚會地點了。

極品軒有三種桌菜價格,8,000、10,000、12,000元,每桌10~12人。原先同事跟我看過桌菜菜單,覺得不是那麼實惠。後來經過辦公室老師指點,得知菜色是可以換的,當下請餐廳傳真一份菜單來讓我們討論。這位同事的公婆是上海人,公公還在世時一家老小常是極品軒的座上賓,對極品軒的菜色可以說是相當清楚。我們討論後,跟餐廳協調同意後便敲定菜色。另外有老師茹素,極品軒也有提供素食套餐,要額外算,一份800塊錢另加服務費。

點這裡看菜單

【美味雙拼】醉雞與燻魚

醉雞燻魚的雙拼火力尚未全開,吃起來算是令人滿意而已,不至於到有特色的地步。家中是上海公婆的那位同事曾帶她婆婆做的燻魚給我們吃,味道比這還要鮮就是了。

【五味扇貝】

冷盤的五味扇貝也是原有的菜單菜色,沒有更換。鮮美的扇貝淋上鮮紅的五味醬,挺開胃的。

【腐衣卷】

腐衣卷裡頭包的有韮黃與黃魚肉,外頭的腐皮炸的恰到好處,吃起來不太膩人。看起來膨鬆很大一卷,實際上卻沒那麼紮實,因此吃起來是沒什麼負擔的。

【極品豆腐】

同事將「青紅鱔背」換成這道極品豆腐,原因是極品豆腐在菜單上被列為推薦菜其中之一。極品豆腐採用的是芙蓉雞蛋豆腐,先炸的表面金黃,然後與事先川燙過的蝦仁、魷魚及香菇、筍片等,以及蔥薑醬油等食材一起煮,最後加上蔥段。看起來顏色金黃,還以為是道重口味的菜色,沒想到吃起來意外地清爽。不過豆腐本身總覺得不太入味。

【豆苗蝦仁】

我對深綠色的蔬菜一向沒有抵抗力。這豆苗蝦仁一上桌立刻吸引我的目光,尤其與淡紅色的蝦仁在顏色上有著那樣大的對比,讓我更是無法招架。這豆苗炒的清脆不會太老,蝦仁則是非常新鮮而且口感彈牙。儘管是盤尋常的家常菜,我還是吃的津津有味。

【臭豆腐】

臭豆腐是餐廳招待的菜色。跟外頭的臭豆腐比起來,極品軒的臭豆腐在視覺上看起來非常清爽衛生多了。味道方面雖說沒有激辛的過癮,不過臭味可是一點也不輸人。那種臭味可是直達豆腐深處,吃在嘴裡才能體會箇中異香。

【醬爆蟹炒年糕】

終於有機會一親芳澤了!醬爆蟹炒年糕可以算是經典上海菜之一。上回在極品軒吃到雪菜年糕就已經見識到他們家年糕那柔潤中帶著彈性的口感,這次換個方式,同樣齒頰留香。同事趁我在拍照時還多吃了好幾碗。

此次聚餐重點次在於期末同事聚會,食物僅是其次,每次想好好品嚐味道但隨即又被妙語如珠的同事們帶出來的話題給牽走了。很多東西吃了也就下肚,也顧不得記錄。明天再接著貼下半場,有極品軒的招牌菜烤方(東坡肉)喔!什麼?怕胖?我可是一人吃了兩份呢!^^

[延伸閱讀]

珍饈齊聚極品軒,六大風味小館在凡間各逞佳味–中時部落格 朱振藩

 

 

 

 

[日記] 時間的巨輪

Posted on by 0 comment

這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身處在三軸座標以外的虛無間,費不著什麼氣力跟著時間的巨輪一起向前滾動,看起來很輕鬆,只要懂得貼附在輪子的表面刻意不去感覺地循環循環下去就好。但這輪子沈甸的重量有時壓的人腰酸背痛,畢竟它的形狀並不合乎人體工學。

這一陣子輪子將我轉到了貼著地的位置。嗅吸著底層那稀薄的空氣,空氣中還飄著各種不安的微塵,在陽光映襯下紛亂沒有方向性。一切都是那樣地模糊不定。有時我看到了一雙手讓我可以抓住好盡早轉到上頭,或是一個微笑想支撐我那險些沒被壓斷的背脊。只是這些外在力量實在不太夠,或者說自己的缺乏動力,我終究匍匐著。

儘管如此,我還是偶爾可以當別人的雙手與微笑,拉別人一把一直是我的專科長向。也許是我的臉上有個大窟窿,想說什麼故事的人都會有種衝動到我這裡秘密告解一番,而且也沒聽說什麼國王的驢耳朵之類的荒謬事從我這裡傳出去。畢竟這樹洞是不會錄音存檔的,所有的告解聲音只會化為能量在空氣中散掉。這樣對任何一方都有好處。對方得到了暫時的舒緩甚或救贖,我也找到了這一刻存在的意義。

事實上最近的腦袋像是被挑掉了什麼細胞似的,還是細胞的化學傳導物質遭到破壞失去功能之類的。總之,所有任何接收進來的資訊,沒有辦法進行整合的動作,更沒有辦法傳遞出去。就這樣,所有的念頭全塞在一起,混亂糾結的情況看起來已經找不到解開的源頭–至少目前我沒發現就是了。可是我又不能拒絕讓更多的資訊進入,因為這樣一來,已有的糾結就會呈現停滯,要解開也會更困難。

難道我真的只能背著這大輪子走這一段嗎?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記食] 蔡萬興號 炒糕、餛飩、湯圓

Posted on by 4 comments

一年多前憑著許多美食前輩的推薦,一個人跑去吃了還位於舊址的「蔡萬興」排骨菜飯,100元換來的是一大碗拌著青江菜的菜飯,上面鋪著一片巴掌大的排骨。我嘴拙實在吃不出菜飯的價值,失望而歸。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壞心眼

Posted on by 0 comment


生活像似上了油的腳踏車鍊轉動,一圈一圈一天一天。人生苦短,只要看著寶貝學生們那種因學習而發光的眼神、跟同事吃喝閒聊,這樣也就開心滿足。我刻意不去多想什麼。我必須準備一個空白的腦袋來迎接即將來臨的寒假旅行。但也許是上帝要我回頭是岸也許是自己的潛藏本性,這幾天我開始思索悲傷能力的重要。

其實該悲傷的不是我。昨天接到一通電話,電話裡傳來的故事簡直就是我曾經被對待的遭遇。也許是復仇女神在心裡種下的種子發了芽,我帶著寒冬的冷做出回應。事實上我很想在傷口上灑鹽,說明現世報的存在可能,但我畢竟是個心腸軟的人,冷調回應已經有足夠殺傷力,還是留點口德吧!

一位朋友也是花了大半的青春年華在一個男人身上。感情好的時候,什麼犧牲其實都是值得的。男人後來放棄長達八年的深厚感情,與另一個女人在一起。朋友因而沈寂了一陣子,但女性的堅強讓她重新恢復自信,還因此看清了自己以前認定的值得,根本就是浪費光陰的蠢事。不久之後,男人與新歡決裂,又回過頭找朋友,結果當然碰壁。

無關性別(站在女人的立場,我聽到的例子其實是男人比較多),實在不禁想問那些有力氣在感情上傷害別人的人怎麼會沒有肩膀扛起被傷害的事實?更荒謬可笑的是,在狠心地傷害對方到體無完膚之後,事過境遷卻能若無其事地回頭向對方哭訴。面對這樣的因果報應,我們怎麼可能不冷眼旁觀?更惡毒一點,我們真是看笑話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