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6

[日記] 理想的週日

Posted on by 3 comments

一整天在家發呆沒事做實在是件幸福的事情,儘管總是很奢侈地揮霍掉人生中最寶貴的光陰資產。

你問我放假都在幹嘛,我笑著說我是個御宅族(但不沈迷動漫),如果沒約會我寧可足不出戶,頂多下樓吃吃飯。就像今天,睡的晚晚的,起床後把衣服丟進洗衣機讓它自由轉動後,就素著一張臉下樓到水果大町吃我最常吃的鮪魚厚片加起司,以及熱鴛鴦(老闆娘已經知道我只要半杯就好)。之後就到對面的7-11買了一整天要吃的食物,然後回家。

你認為這樣的生活會讓我心情悶的壞掉,將我眼眶動不動就泛著水歸咎於這種作息。也許是吧?我最近不太敢對自己的行為提出合理的解釋,畢竟旁觀者清,也許你會比我看的更清晰也說不定。只是,這樣的生活真的不妥嗎?你的反應顯示出一副我有種亟需要人拉一把的自閉。我只不過是懶惰而已。

說真的,比較起來,你才比較需要人拉一把才對。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生活] 白色康乃馨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清晨,我聽到有人喚著我的名字。我睜開眼睛,只見到素白的天花板,微涼的風從窗外鑽入,一如柔軟的大手撫著我的髮際。

那不是母親的聲音是什麼?就是那個曾經每天早上進房叫我起床上學的聲音。很奇怪的是,任憑我此刻怎麼回想卻也找不出任何形容詞描述母親聲音的特質,那聲調、那頻率、甚至口氣,但我卻能十分肯定地相信我的母親在三分鐘前在我的身邊喊著我的名。

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電視機上的那張照片。照片褪色的情況已經非常嚴重,連金屬質的花邊相框都已經被歲月鏽蝕。不過清晰可辨地是,母親與父親望著同一邊,兩人都微笑著。記憶中母親與父親其實感情不是很好,乃因父親的老兵個性,終究喜歡自由,在我漸漸長大懂事之後,父親便鮮少回家。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十幾年來一個人到處搬家,捨棄了很多物品,卻一直帶著這張合照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 ,

[字剖] 我是卡通人物

Posted on by 4 comments

夏天一到,我便開始把長頭髮紮起來。因為臉大的關係,綁馬尾實在是因為看膩了而使出的下策。最方便而且又涼快的就是把頭髮往兩邊分然後再綁起來。雖然不會讓臉看起來小一點,但至少有頭髮在臉頰兩側,看起來總比全部綁在後面的馬尾髮型來的有緩衝作用。

今天我一進高三教室,那位平常臉上總寫著「好煩喔~」、常會開我玩笑的學生(嘿…想不到我會把你寫出來吧?:P),指者我說:

「妳好像那個賣糖果的女生喔!」儘管如此,臉上還是一臉煩樣。

「賣糖果的女生?」什麼時候「賣糖果的女生」成了眾人皆知的明星,一付我一定知道的樣子?

「唉唷~妳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是不知道啊…)就是那個日本那個…那個…臉大大的…」還是一直指著我。

「喔喔喔…」我猛點頭,也開始指著他。你也知道,一旦你瞭解對方在說什麼時,你也會開始指著對方,以表示認同或有默契。就是那種情況。

他說的就是日本Peko不二家明治娃娃。

前男友就說曾過我很像明治娃娃。我自己並不風靡這種食玩人物,但因為明治娃娃實在超口愛,即便被暗示著臉大,說我像她我也覺得沒關係。我想除了臉大之外,眼睛圓圓的大概也是像她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日記] 十八歲男生的溫柔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四月終於過去。並不是我討厭這個月份,相反的,這個月份因為幾年前的一齣文學戲碼而添了些爛漫。我衷心期望人間四月天的到來,只不過霪雨霏霏,壞了情緒。

好不容易,天氣與情緒一掃陰霾。

家教前接到與一位去年畢業學生天哥的電話,約我晚上吃飯聊天。我一向跟學生說沒事不要回學校來找我,一方面是因為我在校期間總是忙碌也許窮於應付,二方面我總是認為自己不過是學生一輩子當中的一名過客,什麼桃李滿天下作育英才云云我其實承擔不起。不過對於這樣的邀約,我打從心裡高興。離開學校,像個朋友一樣說說話,輕鬆無比。

隨著每一屆學生的更替,我越來越懷疑我究竟還有多少能耐把學生當朋友一樣看待。鏡中的自己儘管還是一樣 t-shirt 與垮褲,但無論如何腦袋也漸漸跟不上時代。例如我永遠也不知道線上遊戲到底哪裡值得沈迷。

天哥以前就喜歡跟我聊純愛電影及男女生之間對愛情的想法。我們都愛岩井俊二導演的作品(也同時對同一部作品不以為然),都喜歡那種以青少年為背景的故事。唯一不同的,他試圖在這些故事中找到以前對於青春迷惘自己摸不清找不著的答案,而我卻老想在這些故事中找回自己遺忘或者平淡到不值一哂的片段。

於是我想到一首歌,一首還能讓我想起寂寞十七歲的歌。

「十七歲女生的溫柔,其實是很內個的…」我曾在十七歲生日來臨之前這樣期待著歌裡的主角即將是我,然而現在我已經過了十七,而且過了好久好久。

那麼,天哥,這首歌就送給你吧!雖然你也早已過了十七。

p.s. 希望下回我真能到你們學校一起聽松濤。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