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6

[樂讀] 先知 / 紀伯倫

Posted on by 0 comment

好久以前就買了這本總是在特價的小書,《先知(The Prophet)》。這本書被芝加哥郵報譽為「小聖經」,處處充滿了作者卡里‧紀伯倫(Kahlil Gibran)的人生智慧及哲理。透過簡單的文字,傳遞深刻雋永的真知灼見。

直到最近我才想到從架上取下,臨睡前讀上一段。也許是白天受盡了人生百態,在靜好的夜裡這些文字更能令我深思。

如果你也想逃離世間俗事紛擾,暫且獲得心靈上的平安,甚或想求得一些人生中尚未悟曉的道理,不妨偶爾親近這位先知為我們帶來的智慧。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樂讀賞 | Tags: ,

[日記] 流年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有時候冥冥中不得不屈服在一些超自然的力量下。人就像老天爺手上的戲偶一樣隨祂操弄,也不是說不好或不對或不該,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的確確是戲中的角色,按照祂的劇本演戲,背脊就開始發涼。信者恆信,我就是這個相信命運的人。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當然我很清楚,人無論如何還是要為自己的命打拼,只是我,此刻的我,被磨耗地幾近沒有力量去抗拒命運的劇碼上演怎樣的情節。罷了…我自己實在該負責任,畢竟是自己造的業,得自己勇敢承擔。

這些日子以來我不是沒有努力過,在工作上我比以往還用心,在生活上我也在自己的能力許可範圍內,盡力去改變更多的世界。該來的還是來了,我想一定是我做的不夠多,所以扭轉不了流年命運。

她說的我都相信。解鈴還需繫鈴人,我一定會也一定要自己去解套。另外也祈求老天爺的慈悲寬恕,只要我能過了這個關卡,繼續維持現有的位子,我願意也相信我能夠用更大的力量去改善這世界。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字剖] 我的再見哲學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我不只一次地說過,我是個不善處理別離的人。

首先,我常常無法承擔離別時那種割捨的糾纏。一想到曾經的晨昏共度,再想到此別許是今年許是永遠,心裡便不由得糾結起來,眼淚也許如灑落的串珠般掉下來。隨即就開始後悔先前竟然掏心掏肺地花心思在這段關係上,同時也恨自己對於人情世故居然如此不爭氣。"C'est la vie, n'est ce pas?(這就是人生,不是嗎?)"

漸漸地,我開始學著冷淡一點,無心一點。每次建構起一段新的關係,我總小心翼翼地守著自己的最後一塊真心,以防哪天要道別,我連最最私密的自我都淘空用盡了。我也告訴自己要隨緣。強迫別人一向是我最不願做的事情,而「強摘的果子不甜」這句話總是不假的。以這樣的方法重複催眠自己、要求自己實行後,說再見也顯的容易的多,再追加簡單的「保重」二字,微笑,就能把心底最真切的祝福送到對方心中。好聚好散,一直是我的再見哲學。

如果事與願違,好聚卻不能好散,那不如先說再見了。也或者,連再見也不說。


這個題目是一位兒童圖文繪本作家林小杯新書《先跟你們說再見》,在部落格上發起的一項串聯。最近驪歌初唱(我學生的已經唱完了XD),這個活動是最適合也不過了。大家可以點下面的小貼紙,連過去看看。參加串聯活動就有機會得到可愛的簽名新書,或新書插畫的明信片喔!

我的再見哲學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記旅] 遺忘或被遺忘:侯硐小鎮

Posted on by 2 comments

1387876589

一早跳上往北的電聯車,車上還滿載著通勤旅客以及打算往平溪遊玩的青春一族。不消一個小時,電聯車就到了侯硐。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遺忘的能力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某天在速食店望著響應公益計畫而請來的喜憨兒工讀生,專心地掃地與處理垃圾。我說啊,能像他們一樣沒什麼煩惱該有多好?

「也許他還很羨慕妳能讀好多的書呢!」朋友淡淡地說。

當頭棒喝。我又犯了渴求自己沒有卻忘了自己所有的毛病。因此,我思考著我能用什麼能力來療癒自己。答案就是遺忘。上帝賦予人類的最強大的能力。

這樣的忘性自然可以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解釋。當大腦儲存的資訊過多,就不得不捨棄其中的一些來確保有空間容納新資訊。這樣的捨棄可以是無心的,卻也可以是選擇性的、刻意的。

很幸運地,我的這個能力有日漸被強化的趨勢。前一秒鐘看到的數字這會兒我全忘了。哪個人跟我說過什麼事情,可能要說了三遍我才會牢牢記住。這樣怎麼會幸運呢?

會的。選擇性遺忘可以減輕許多人生痛苦。最明顯的例子是,如果有哪個人惹我生氣或甚至傷害了我,視情節輕重,少則當天,最多三、五天我就會忘了。人生已經有太多要承受的,何必再承擔這些不快?再者,人一旦過度專注在自己的苦處,往往會忽略身邊的好風景,同時失去了關注別人的能力。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