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6

[記食] 湯布院烏龍麵@微風廣場(已歇業)

Posted on by 11 comments

湯布院烏龍麵
微風廣場地下樓美食街 

寫了這篇同屬「不過就是美食街」系列的食記,其實也不知道這樣的店櫃能夠再撐多久。 Continue reading

[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Posted on by 16 comments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話。  

Category: 文字遇 | Tags: ,

[日記] 什麼時候你會想罵三字經?

Posted on by 33 comments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記食] Yamasaki 乳酪雜糧麵包

Posted on by 40 comments

最近迷上了一種麵包,Yamasaki的乳酪雜糧麵包。

我不挑食,不過吃東西的喜好是很清楚的,尤其對那種在口中可以一直咬一直咬、味道濃郁的食物,我一向無法抗拒。Yamasaki的乳酪雜糧麵包1000%符合這兩個要求!

Continue reading

[樂讀]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

Posted on by 32 comments

晚上上課前臨時想起得去找村上的新書來看。我知道有許多人不太喜歡這位中年男子的作品,常常過份鉅細靡遺地描寫細節,呈現的情境也都通常冷調、孤單,彷彿一隻走在傍晚冷雨中的流浪狗一樣地灰暗。但我今天沒打算再多談村上的新書,僅簡單地就在公車上讀完的一個篇章記錄我的想法。

《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主要是講村上在美國普林斯頓當學人時,身處於大學村時感受到的菁英份子的自命清高(snobbism)。他說這些大學村裡的教員,維持著一種低調,但這樣的低調其實暗示的是一種將自己與世界隔絕的特殊身份,猶如一座孤島似的。他們喝的是進口啤酒、聽的是爵士、訂的是紐約時報(並不代表真的看了),就連穿西裝都不能光鮮亮麗,得在家裡穿個一個月、稍微皺了,才敢穿出門去。總之,標上這些記號的,就是菁英份子,就是正確地活著。如果你喝的是美國本土的Budweiser 啤酒、訂的是地方性報紙,就意味著你是屬於中下層的勞工階級,在大學村裡就是「不正確」。

村上最後用很諷刺的筆調評論:「這世界上的某處還留下一個像這樣與世界隔離的孤立社會也不錯啊。」

書的內容就說到這兒。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死亡的延伸思考

Posted on by 26 comments

我似乎可以預測自己在聽到萬一自己得到什麼不治之症時的反應。忘了是以前唸的哪一科目裡,說到如果一個人得了絕症,剛開始會無法置信因而逃避,後來視個人情況才得以漸漸調適,並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實。我,目前看來,應該不至於會這樣。即便有,那段無法置信的時程也會很短。原因是,死亡對我並不是件可怕的事情,我也不會貪戀什麼人間的美好。

但不怕死就是無懼嗎?當然不。真正令我害怕的是經歷的過程。好比說治療期間所受的苦楚。這裡指的不僅僅是肉體的痛苦,心靈的空虛無助才是最最折磨的。我的自尊心很強,但事實上裡頭卻是個棉花枕頭:鼓脹著外表、裡頭卻又不實在。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樂活] Escents洋甘菊瞬間修護噴霧

Posted on by 16 comments

自從留了長髮,而且又燙了熱塑燙大捲之後,我就花了不少銀兩在保養頭髮上頭。用過許多開架式的產品也不見得有多明顯的效果。分岔是一定會的,我open_img(&#39http://static.flickr.com/120/302638069_d55851e911_o.jpg&#39)只求不毛不燥,看起來有光澤就感謝老天了。

有天去家附近的美容院護髮,恰巧正在做護髮包套優惠的活動。我之前曾試做過一次,而且設計師也很會做生意,還幫我在護髮程序中多加了一道加強保濕的手續,因此覺得護髮完頭髮的確狀況不錯,味道也好,於是第二次去時就買了一套(六次),還送了三片膠原蛋白面膜,以及這一罐「Escents洋甘菊瞬間修護噴霧」。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消費經 | Tags: , ,

[記食] 山東鹿家莊麵食館

Posted on by 23 comments

山東鹿家莊麵食館
北市三民路131號(民生圓環旁)
02-27605381  

其實我們家我已經算是最不挑嘴的。因為有我老哥在,我怎麼可能是最挑的? Continue reading

[樂讀]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Posted on by 11 comments

時間被切割地零碎,花了好些天的時間終於將《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重新讀完一遍。大概是我的血液裡有某些流動著的因子與這樣調性的小說契合,我總是可以很專心很專心地細讀著每一撮詞句。更貼切的說,我讀著的是村上春樹的骨,賴明珠的皮。我想沒有誰的小說能夠讓我這樣愛不釋手,因為這樣的一部小說,我每一回讀,就會以自己距離上一回閱讀之間所經歷的人生來重新丈量故事中的角色形塑與情節鋪陳(或者相反)。我總是可以在裡頭找到自己。

如果跟我不熟識的人,可能很難想像我在講台上可以滔滔不絕、可以談笑風生、甚至可以不計形象地裝醜搞笑。彷彿我把日常生活中一般人會有的應對進退與八卦閒嗑牙的精力全部打包,一股腦兒地放在上課的時候。下了課,曲終人散,也就沈寂下來。我至今也弄不清楚我為什麼有這樣天差地別的個性,唯一知道的就是人的能力一定有個什麼限度。我有我自己的,其他的是勉強不來的。因此為了不讓自己搞砸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情況,進行一般性的交談時,我多半是沈默的;心情好的時候就微笑,如果覺得言語枯燥難耐就沈著臉。很多次我想要脫離這樣的生存方式,卻往往徒勞無功,反而更加陷入無法抽拔出來的泥沼之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