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 Read more[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樂讀]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

晚上上課前臨時想起得去找村上的新書來看。我知道有許多人不太喜歡這位中年男子的作品,常常過份鉅細靡遺地描寫細節,呈現的情境也都通常冷調、孤單,彷彿一隻走在傍晚冷雨中的流浪狗一樣地灰暗。但我今天沒打算再多談村上的新書,僅簡單地就在公車上讀完的一個篇章記錄我的想法。 《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主要是講村上在美國普林斯頓當學人時,身處於大學村時感受到的菁英份子的自命清高(snobbism)。他說這些大學村裡… Read more[樂讀]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

[日記] 死亡的延伸思考

我似乎可以預測自己在聽到萬一自己得到什麼不治之症時的反應。忘了是以前唸的哪一科目裡,說到如果一個人得了絕症,剛開始會無法置信因而逃避,後來視個人情況才得以漸漸調適,並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實。我,目前看來,應該不至於會這樣。即便有,那段無法置信的時程也會很短。原因是,死亡對我並不是件可怕的事情,我也不會貪戀什麼人間的美好。 但不怕死就是無懼嗎?當然不。真正令我害怕的是經歷的過程。好比說治療期間所受的苦楚… Read more[日記] 死亡的延伸思考

[樂活] Escents洋甘菊瞬間修護噴霧

自從留了長髮,而且又燙了熱塑燙大捲之後,我就花了不少銀兩在保養頭髮上頭。用過許多開架式的產品也不見得有多明顯的效果。分岔是一定會的,我只求不毛不燥,看起來有光澤就感謝老天了。 有天去家附近的美容院護髮,恰巧正在做護髮包套優惠的活動。我之前曾試做過一次,而且設計師也很會做生意,還幫我在護髮程序中多加了一道加強保濕的手續,因此覺得護髮完頭髮的確狀況不錯,味道也好,於是第二次去時就買了一套(六次),還送… Read more[樂活] Escents洋甘菊瞬間修護噴霧

[樂讀]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時間被切割地零碎,花了好些天的時間終於將《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重新讀完一遍。大概是我的血液裡有某些流動著的因子與這樣調性的小說契合,我總是可以很專心很專心地細讀著每一撮詞句。更貼切的說,我讀著的是村上春樹的骨,賴明珠的皮。我想沒有誰的小說能夠讓我這樣愛不釋手,因為這樣的一部小說,我每一回讀,就會以自己距離上一回閱讀之間所經歷的人生來重新丈量故事中的角色形塑與情節鋪陳(或者相反)。我總是可以在裡頭找… Read more[樂讀]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網路] 虛擬世界不是全世界

我很懷疑,究竟有多少人知道這個「部落格觀察」?等一下,我說的是一般人喔,包括了重量級的部落客、不寫部落格但卻是網路重度使用者、偶爾上網的輕度網路使用者、還有根本不上網的人。 重量級的部落客應該都知道這玩意兒,至於稍微關注部落格的部落客,可能也會好奇地跑去登錄一下,倒也不是真的那樣在乎排名。至於不寫部落格但卻是網路重度使用者,也許也知道這種類似在國外有如Technorati 或 Google Pag… Read more[網路] 虛擬世界不是全世界

[記食] 傳統的比利時燉牛肉stoverij

如果到比利時只知道吃淡菜配馬鈴薯(moules et frites),可能就低估比利時人的美食文化了。在我認為,比利時這個國家,除了天氣跟我不對盤之外,其他的一切一切都在我的旅行記憶中留下完美回憶。比利時的美食佳餚,自然扮演關鍵角色。 

[日記] 角色扮演

以前還不覺得高校教師這個身份有什麼,現在不在其位反聽到對於老師這身份一些有趣的評論。 那天跟水果日報的廣告AE小新吃麻布茶坊。她說之前曾在Webs-TV做過事,剛開始Webs-Tv做得很辛苦,所以她們得常常加班、沒日沒夜地。其中一個工作就是審查成人動作片,必須有點情色卻又不太超過,這樣的影片才可以放上去讓大家點選收看。她們有針對收視者的喜好作了調查,大家猜是哪一種最受歡迎?

[記食] 饗。食天堂

饗。食天堂 北市內湖區新湖二路68號2樓 (Inbase二樓,近內湖Costco)02-27916989 平日 11:30-14:00;13:30-16:00;17:30-21:30,假日 11:30-14:00;13:30-16:00;17:30-21:30 午間580 / 晚間680(外加一成) 超後悔的!沒帶相機。 一直在水果日報上看到「饗。食天堂」的全版廣告,最底下還附了張四人同行一人免費… Read more[記食] 饗。食天堂

[日記] 奢求

這一陣子,我陸續地向一些網友透露了關於我這大半年來的一些人生轉折,得到的盡是驚呼,但慶幸地,更多的是支持與祝福。對此,我由衷地謝謝你們,因為你們回信中的每一字句,都是我的定心丸。 我已經好一陣子陷入一種迷惘中。對於人生,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線索把原本是不同世界的人串在一起?這線索不理還好,越理可是越糾結,越糾結反倒讓人更想釐清,簡直是個阿鼻地獄。當初是怎樣的情況才開始想寫部落格?倘若今天我沒有寫部落格… Read more[日記] 奢求

[日記] 許我向你看

這一刻兩人相距不過一尺,卻已相隔了五十年。時空交隔的靜默,堆積了無盡的惆悵與憾恨,說與不說、坦白與不坦白,都因這一頃刻間的眼神相交而顯的多麼侷促不安。最後,你還是說了坦白了,用酸楚的淚水。 你側臉的剪影依舊如此起伏,手指的交疊與十年前無異,鬢角修剪整齊,眼神專注耽溺於遠方的情緒。 是什麼樣的牽扯,讓我們大老遠地來到上海相遇相戀?又是什麼樣的作弄,叫我們同住在一個台北城卻得假裝遺忘彼此、恍如隔世?這… Read more[日記] 許我向你看

[戲劇] 我暗戀著舞台上的桃花源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我曾經想過能夠去什麼劇團受個訓練,然後站在舞台上盡情地伸展我的肢體,放縱我的五官,發送我的聲音。 從大學時代起,每年的戲劇比賽以及大四的畢業公演,我年年不缺席。我做過道具,我設計過舞台,我當然也演過戲。有一次我演的是一個為警官送飯小跑堂,揚著眉毛頂著瓜皮小帽,嘹亮地說道 "Sir, we don't have donuts, so I give you an a… Read more[戲劇] 我暗戀著舞台上的桃花源

[日記] 一整個奇妙的夜晚

這篇不是傷春悲秋的唉聲嘆氣了。 前些日子跟無名攝影一哥CGS約好要看電影。原先打算要去看不願面對的真相,不過因為兩人時間搭不起來,而且又卡在他要員工旅遊,所以就一直延到昨天,要去微風的國賓戲院看《頂尖對決》。下午的時候我在MSN上頭跟他說也許會遲到一下下,果真如此我會先打電話給他,請他先買票。 但後來因為受到好心同事的幫助,一路載我到東區附近,我反而提早到了微風。到了之後沒看到他,所以我就先到B1… Read more[日記] 一整個奇妙的夜晚

[日記]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前日在複習不知看了幾遍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這是我第一本村上的書,也可能是我古怪個性的啟蒙。平心而論,要說村上的作品古怪,其實不是很公平的事情,因為我最早接觸的日本文學家三島由紀夫,他的作品才令人陰鬱的可怕。然而無可否認的,那種陰鬱中卻充滿詭譎的美感,就如同《金閣寺》裡書寫的某一幕金閣寺,在黑壓壓的視界中,閃著不可逼視的金光。比起這個,村上的作品算是輕鬆許多,而且也容易一字一句一行一段一章一本… Read more[日記]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日記] 與妳聊聊(II)

謝謝妳,我的好妹妹。每次跟妳說話,我的心底都滿溢著溫暖的淚。 A:這一年就要過去了,再拼一下 迴:是啊 A:新年就到了,我每次都這樣跟自己講,催眠效果 迴:新年好像沒什麼意義,對我來說 A:至少就當還想期待些什麼,雖然那些「什麼」是很多不確定的集合 迴:也許我沒什麼好期待的 A:至少期待自己啊,也許換個髮型換個樣子什麼的 迴:好像也沒,目前看起來就是過一天算一天 A:心裡能接受就好 😀 無欲則剛:… Read more[日記] 與妳聊聊(II)

[記食] 海老天日式炸蝦天婦羅專賣(已歇業)

海老天 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50號4F(KMall) 02-2371-9911 在解壓縮不完全、週日大爆炸的那天,我因為前一整天沒吃什麼東西,結果大腦向我提出暗示性的抗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像我一樣?一個人走進餐廳,一個人點了看起來會把肚子撐破的海陸綜合套餐(380,外加10%服務費),然後一個人精心地為食物拍照,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全部吃完,然後很酷地付帳走出店家。

[日記] 清晨與我的老舊記憶們

我是個淺眠的人,很容易因為一點聲響就醒來。接著翻來覆去,倘若不是那樣疲倦結果便是在天未亮時就起床了。今早就是這樣一個非例外,然例外的是,混沌的腦中交雜著各種莫名的想法與記憶,突然冒出一個很鮮明的衝動。 我有如殭屍般地坐起,伸手到床尾的一整排CD裡取出一張老唱片,放到我的老唱機裡。這台老唱機是我剛開始工作時,在網路上跟一個抽到尾牙獎品卻不想要的陌生人買的。也算是個名牌,也正因如此,挑片挑的利害。我心… Read more[日記] 清晨與我的老舊記憶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