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樂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不快樂

[日記] 真心話

Posted on by 24 comments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日記] April Rhapsody

Posted on by 12 comments

rhapsody (n.) 狂想曲

暗自觀察,今年是第三年。果然還是未能擺脫這樣的命運,每年四月總是這樣心煩意亂的時節。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未分類 | Tags:

[日記] 彷彿一抔廢土

Posted on by 3 comments

很久以前,T 說妳像土。土質樸,土沈穩,土很溫和。當人們隨意拋棄,或者被隨意拋棄,土只有默默承受的份,不哀不叫,吸收分解這些遭到遺棄的。土有自己的形體,即便被強加了什麼也依舊保有一定的堅持;然土也可以任意塑形,面對環境可以作必要的改變。土也有各種不同等級之分,有最細緻的的高嶺瓷土,當然也有什麼也無法產出的廢土。目前,妳是陶土,只要好好修煉,便可以漸漸化為高嶺土。

妳聽了沒多說什麼,只是悄然的點頭,掉了一兩滴被瞭解的淚珠。

大概是將土的本質遺忘了,妳不斷地填塞自己掐捏自己同時也不斷過濾世間的所有拋棄,卻沒有機會清淨自己回歸土最最原始的本心。妳變的污濁,顯的乾涸,也不知道那個能夠藉由滌淨而獲得新生的機會或媒介在哪裡。妳只好乾荒沈淪下去,因為由不得妳。妳感覺自己猶如一撮毫無價值的廢棄土,等待救贖的一天。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日記] 壞人

Posted on by 23 comments

難得我能夠有一整天是自己的,真的是久違了的空白。早上強逼自己睡到七點半,腦海中居然還盤旋著乃文的歌聲。我是被冷醒的,彈簧床墊還是夏天的蓆面,被子也是夏天的薄羽絨被,甚至連睡衣都還是背心跟短褲。怎麼轉眼間,這房間就進入冬天了?

於是我起床,把放的高高的冬被拿下來。我習慣每次換季的時候就會把過季的被子送到洗衣店去洗,然後換上上一季從乾洗店取回就放的好好的被子。我翻了床墊到冬天的那一面,接著鋪上保潔墊、套上洗乾淨的深藍色床單,然後又將枕頭更換與被單同一套的枕頭套。最後把被子套上被套,四個角綁好。全部弄好之後,把被子疊起來,這樣就大功告成。

每次大動作地為床鋪換季的時候,心裡總是五味雜陳。四季的更迭總是毫不留情地飛去。小時候的時間記量單位是分鐘、是小時、是一個下午獨自在家等著媽媽晚上回來的長度。長大了,時間過的快了些,是一次日出日落。工作之後是一個星期七天來算的,直到現在是一季是一年。轉眼間,我已然接近不敢再去思索「時間」的真正意義的年紀了。

另外,一個人做這樣的事情,於我來說可是非常耗費力氣的。首先,要翻床墊就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冬天更加麻煩的是,翻了之後還要套上床單,也就是說,我還得將床墊的四角抬起,把做了鬆緊彈性的床單四角好好地裝上。一個人要處理雙人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當床鋪是單人床的時候,轉圜的空間小。每次重複這些苦差事時,就提醒自己總是一個人生活著。沒什麼難過不難過,只是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罷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Posted on by 16 comments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話。  

Category: 文字遇 | Tags: ,

[日記] 奢求

Posted on by 36 comments

這一陣子,我陸續地向一些網友透露了關於我這大半年來的一些人生轉折,得到的盡是驚呼,但慶幸地,更多的是支持與祝福。對此,我由衷地謝謝你們,因為你們回信中的每一字句,都是我的定心丸。

我已經好一陣子陷入一種迷惘中。對於人生,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線索把原本是不同世界的人串在一起?這線索不理還好,越理可是越糾結,越糾結反倒讓人更想釐清,簡直是個阿鼻地獄。當初是怎樣的情況才開始想寫部落格?倘若今天我沒有寫部落格,我會是怎樣的我?如果沒有贏得去年的部落格大獎,我還會不會過著現在這樣的生活?沒有了部落格,我會不會認識你們這些朋友,見面相知的,或者素未謀面的?如果我們沒有這些日子以來的互動,各位一封封的來信中,我就不會找到生活的部分動力…這一個個像是連鎖反應的際遇,倒底是我自由意志選擇的結果,還是根本就是被緣分牽著走?這個問題,沒有解答,但我真的很想超脫一切,站在半天雲端看著這些生命進程。這種心願,應該要等到生命的最後五分鐘才能實現,但,果真到那時才透徹清晰,意義又在哪裡?

以上是一些我不知道提過幾次的陳腔濫調,套一句那天跟小眼睛先生聊天的對話提到,相同筆調的文字擺在一起,讀者也會膩啊!我盡量克制不再講,因為上面這個問題可能會繼續困擾我一生,而且我也不想讓各位嫌膩。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日記]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Posted on by 29 comments

前日在複習不知看了幾遍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這是我第一本村上的書,也可能是我古怪個性的啟蒙。平心而論,要說村上的作品古怪,其實不是很公平的事情,因為我最早接觸的日本文學家三島由紀夫,他的作品才令人陰鬱的可怕。然而無可否認的,那種陰鬱中卻充滿詭譎的美感,就如同《金閣寺》裡書寫的某一幕金閣寺,在黑壓壓的視界中,閃著不可逼視的金光。比起這個,村上的作品算是輕鬆許多,而且也容易一字一句一行一段一章一本地讀下去。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書中的女主角之一叫做島本,與主人翁阿始是國小同學,兩人因為都是獨生子的身份而熟稔。書中的島本天生有些跛腳,可能也因為這樣,她努力唸書,對人也都非常和善。但從阿始的眼中,島本似乎很本能地用笑容掩飾著自己的不舒服、不開心。對他而言,島本就像是個罩著光團的身影,也許有些畸想,更多的是在心中為她保留了一個安靜的角落。而這角落,阿始自己也無法確定有多重要,直到阿始成年、結婚、生子之後,才發現他生命中空缺的原來就是那個角落。

於是,我思考著一個問題。 Continue reading

[文字] An April Canto

Posted on by 0 comment

這一天妳閱讀了幾句詩歌 看了幾場老片
慎重地為這一段日子下個結論
打算徹頭徹尾地
拋開這原本就是多出來的記念
妳懷疑 春天本應是個開花的季節
四月天在人間
但怎會撲朔迷離 霪雨綿綿
為此妳哭腫雙眼 重蹈覆轍地將自己暫時反鎖在一個拳頭大的小空間
等待放晴的時間點
妳說儘管私我的感覺不是那樣至高無上
自憐是罪惡
然一旦潰堤 默默承受依然疲倦 好累
妳想起地下鐵 那個女孩獨自在人間摸索
那種渴望在出口遇見的心情 恰能體會
又羨慕總能自在來去 輕易割捨
這相悖的所求 天平要何時才能通過平衡試煉
也許不會有那一天
若非摒除一切身外眷念

Category: 文字遇 | Tags: ,

[日記] 生人勿進

Posted on by 0 comment

最近很多人說我看起來很糟,很消沈的感覺。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好多,我快樂不起來。當然也有值得高興的事:論文頁數一直增加當中、與朋友聚聚、一個人走在熱鬧的路上、坐在公車裡看著窗外的風景、少卿借我VCD。就這樣,沒別的。我努力做我該做的事,但,還是老樣子。每天早上起床心就像石頭一般漸漸地下沈。所以我的表情總是一個樣–面無表情。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抽掉了這些值得高興的事,我就什麼也不剩了。那我是什麼?人百分之七十是水做的,那我的水就是摻了苦藥的水。剩下的便是對自我的認定,我是誰?我要什麼?我能夠做什麼?費盡苦心努力了半天,結果發現一切都是白做工,又何苦呢?只是讓自我更渺小,苦藥更苦。

我很感謝妳。聽到妳的聲音總讓我覺得這世上還有人知道我正在經歷的生活。妳的聲音總是這麼快活,儘管妳也三不五時地跟我抱怨,也有時愁眉苦臉地擔心妳與他的未來。妳放心,上天不會虧待妳們的,因為妳很努力,而且心地善良。妳知道,其實我對於以後還是自信滿滿,總覺得我有能力做好每一件事–只要讓我解決目前這一切。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