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彷彿一抔廢土

很久以前,T 說妳像土。土質樸,土沈穩,土很溫和。當人們隨意拋棄,或者被隨意拋棄,土只有默默承受的份,不哀不叫,吸收分解這些遭到遺棄的。土有自己的形體,即便被強加了什麼也依舊保有一定的堅持;然土也可以任意塑形,面對環境可以作必要的改變。土也有各種不同等級之分,有最細緻的的高嶺瓷土,當然也有什麼也無法產出的廢土。目前,妳是陶土,只要好好修煉,便可以漸漸化為高嶺土。 妳聽了沒多說什麼,只是悄然的點頭,… Read more[日記] 彷彿一抔廢土

[日記] 壞人

難得我能夠有一整天是自己的,真的是久違了的空白。早上強逼自己睡到七點半,腦海中居然還盤旋著乃文的歌聲。我是被冷醒的,彈簧床墊還是夏天的蓆面,被子也是夏天的薄羽絨被,甚至連睡衣都還是背心跟短褲。怎麼轉眼間,這房間就進入冬天了? 於是我起床,把放的高高的冬被拿下來。我習慣每次換季的時候就會把過季的被子送到洗衣店去洗,然後換上上一季從乾洗店取回就放的好好的被子。我翻了床墊到冬天的那一面,接著鋪上保潔墊、… Read more[日記] 壞人

[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 Read more[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日記] 奢求

這一陣子,我陸續地向一些網友透露了關於我這大半年來的一些人生轉折,得到的盡是驚呼,但慶幸地,更多的是支持與祝福。對此,我由衷地謝謝你們,因為你們回信中的每一字句,都是我的定心丸。 我已經好一陣子陷入一種迷惘中。對於人生,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線索把原本是不同世界的人串在一起?這線索不理還好,越理可是越糾結,越糾結反倒讓人更想釐清,簡直是個阿鼻地獄。當初是怎樣的情況才開始想寫部落格?倘若今天我沒有寫部落格… Read more[日記] 奢求

[日記]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前日在複習不知看了幾遍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這是我第一本村上的書,也可能是我古怪個性的啟蒙。平心而論,要說村上的作品古怪,其實不是很公平的事情,因為我最早接觸的日本文學家三島由紀夫,他的作品才令人陰鬱的可怕。然而無可否認的,那種陰鬱中卻充滿詭譎的美感,就如同《金閣寺》裡書寫的某一幕金閣寺,在黑壓壓的視界中,閃著不可逼視的金光。比起這個,村上的作品算是輕鬆許多,而且也容易一字一句一行一段一章一本… Read more[日記]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文字] An April Canto

這一天妳閱讀了幾句詩歌 看了幾場老片 慎重地為這一段日子下個結論 打算徹頭徹尾地 拋開這原本就是多出來的記念 妳懷疑 春天本應是個開花的季節 四月天在人間 但怎會撲朔迷離 霪雨綿綿 為此妳哭腫雙眼 重蹈覆轍地將自己暫時反鎖在一個拳頭大的小空間 等待放晴的時間點 妳說儘管私我的感覺不是那樣至高無上 自憐是罪惡 然一旦潰堤 默默承受依然疲倦 好累 妳想起地下鐵 那個女孩獨自在人間摸索 那種渴望在出口遇… Read more[文字] An April Canto

[日記] 生人勿進

最近很多人說我看起來很糟,很消沈的感覺。生活中不愉快的事情好多,我快樂不起來。當然也有值得高興的事:論文頁數一直增加當中、與朋友聚聚、一個人走在熱鬧的路上、坐在公車裡看著窗外的風景、少卿借我VCD。就這樣,沒別的。我努力做我該做的事,但,還是老樣子。每天早上起床心就像石頭一般漸漸地下沈。所以我的表情總是一個樣–面無表情。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抽掉了這些值得高興的事,我就什麼也不剩了。那我是… Read more[日記] 生人勿進

[日記] 救贖

能不能不要思索 頭腦快要裝不下了 這麼複雜嘛 妳的一切擔心壓力反省變成另一群痛苦來源 別不是該說聲抱歉 是我當初的出於私心 害妳變成現在這樣 不像是以前心目中單純的妳 妳會說這都是自己個性使然 但我會自責 捨不得看妳這樣又無能為力 我自己也很苦惱 沒有人聽我說 沒有人可以理解我的處境 我樂於分享高興的事 但深夜輾轉的人畢竟是自己 自己才是最無能為力的人 連自己靈魂都無法拯救的人沒有資格分享別人的苦… Read more[日記] 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