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回憶

[生活] 騙大的

Posted on by 10 comments

肺里長棵聖誕樹昨天有一則俄國男子肺裡長了顆樅樹的新聞,讓人看了直呼不可思議。據報導,這名男子自稱疑似吸進了樅樹種籽,一直到肺部不舒服甚至咳血,懷疑自己是肺癌,開了刀才發現長了顆可作為耶誕樹的樅樹。Merry Christmas!! XD

將這則新聞丟到Plurk(噗浪),噗友們也覺得實在天下事無奇不有。而噗浪的性質又有點像是bbs,討論串暴走是常有的事,聊著聊著就有網友說肺裡長樹,那小時候爸爸媽媽說吃西瓜如果不吐籽,肚子裡就會長西瓜。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快活誌 | Tags:

[生活] 伴我青春:那一夜,我們聽相聲

Posted on by 17 comments

「燙喔燙喔~借光借光!船上人叫了大火鍋,大火鍋來了,燙了不負責喔喔喔~唷呼!」

「古嘎古嘎,米烏估扭嘎!」

「部長部長請您發表一下意見好嗎?」「嗯…啊…我想…這個…大家辛苦啦!」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

「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舵手,萬壽無疆、萬壽無疆、萬壽無疆!」

「請刀一號,我要來統機你!請刀一號,我帶了涼個兒經查來統機你,凱悶兒!」

「要做萬人戶,快快去挖墓!」

……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樂讀賞 | Tags: ,

[日記] 劉奶茶的夢遊演唱會後

Posted on by 17 comments

平心而論,劉若英今天的小巨蛋演唱會很成功。我沒有想到,整個演唱會可以說沒有冷場,她換了六、七套衣服,一首接一首30首歌,音響效果也很棒(我在平面特一區)。舞台背景全程用電腦動畫製造效果,彩帶、碎紙花、氣球等等從天而降的立體效果也都配合得非常恰當。別出心裁的是,奶茶還開來好多台復古型的Austin Mini到會場,繞場一週跟大家握手。總歸一句話,值回票價,非常用心。

在演唱會前,我便打定主意要帶面紙去,直覺自己一定會掉眼淚。平常自己聽歌邊走邊唱都會悲從中來了,更何況是親臨現場?果然,前兩首快歌唱完,第三首我就破功了。>"< 因此,我有個疑問一直想問奶茶,為什麼在台上唱這些歌,自己都不會感動到唱不下去呢?是我啊…真的會哽咽,因為投入了真感情進去,每一首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在裡面。

記錄一下今晚的曲目: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樂讀賞 | Tags:

[記食] 美好昔日:Mayu Cafe 的法式甜點

Posted on by 4 comments

Mayu Cafe
北市長安西路47-2號
02-25503636
記得是週一休,不知是否有改?

mayu cafe 千層派(米勒費尤)

Mayu Cafe 對於喜愛法式甜點的朋友來說,是個昔日的美好回憶。位於長安西路的當代藝術館旁,室內裝潢多半延續保留了該棟日據時代建築的陳跡,燈光昏黃、掛鐘沙發木質地版…鋪陳出一種陳舊的歷史感。老闆是法國藍帶學院出身,再加上曾經去日本進修過,所以其甜點作品向來被認為是台北市內非常具有法國味的。Mayu Cafe 除了午茶甜點之外,尚有簡餐與輕食。

Continue reading

[生活] 後青春期之我們該怎麼寫詩?

Posted on by 12 comments

我活在一個洋溢著青春期賀爾蒙的世界。據我的觀察,這些人的臉上不時冒著痘痘,可以在廁所的大鏡子前排排站,掏出書包裡隨身的梳子髮臘,隨手抓出一個什麼爆炸造型,即便半個妹也把不到。這些人制服的下擺總是只有進校門時塞給教官看,然後隨即在還沒到教室前就拉出來。他們什麼課都可以借,什麼課都可以翹,就是體育課不能耽誤。他們舉手常不加思索,問一些講過 N 百遍的課程內容,當你正要不耐地開罵,只會看到他們傻呼呼地笑著。下課後會看到他們聚集在一份爽報前,今天討論 Leah 結婚讓他們夢碎,明天咒罵著那些虐待流浪狗的人太殘忍。問他們信奉的是什麼,他們會回答:「做自己。」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其他專文, 文字遇 | Tags: ,

[生活] 很想和妳去吹吹風

Posted on by 2 comments

 

那天一個媽媽輩的同事問我會不會開車,還沒等我回答,她便自顧自地嘟噥了幾句:「我年輕的時候也好想去學開車,現在已經太晚了。退休後只能在家裡跟先生大眼瞪小眼了我看。」我什麼都沒說,只靜靜地看著她眉頭若有似無的糾結。

我想起了我的母親。

母親是個傳統的台灣婦女,憑媒妁之言嫁給我那老兵父親。父親長期以來習慣當兵的漂流生活而疏於照顧家裡,母親嫁雞隨雞,仍然發揮堅毅的個性,起先在工廠做工,後來辭掉工作在我們生長的眷村裡開始賣早點做小生意,一手將我們四個小孩拉拔長大。我想母親是很聰明、學習能力很強的女性,不論搾豆漿米漿,包飯糰蒸油飯包刈包,全都無師自通。雖然僅僅國小畢業,身兼二職地對於我們的教養十分嚴格。而她自己也每天閱讀佛經聖書,一字一句地將經文抄在紙上,不懂地就自己查國語日報字典。我至今仍難以忘記戴著老花眼鏡的母親,端坐在桌前認真地練習寫字的模樣。由於母親篤信佛教,也總以慈悲的眼光看待自身周遭的人事。在我印象中,她常騎著機車大老遠從老家龜山南到大溪,只是為了要渡人行善。

母親很寵大哥,攢錢標會地還可以幫他買了一台現在已經停產的小轎車。當時我不過國小五年級,有一次在母親身邊幫忙時,聽她淡淡地說她也想去學開車。

後來沒多久,母親真的就去報名駕訓班開始上課了。我最後的印象是,母親連考了兩次路考都沒考過。之後,她會拿著車鑰匙,自己去發動車子,坐在駕駛座手握著方 向盤。我看到好多次,為此我還有一次怪她讓車子的廢氣都灌進家來。一直到我上了高中、她意外往生。在此之前,她都只能在院子裡發動車子,只是幾分鐘也好。

當時我從不覺得這是件什麼大事,直到長大自己學會開車後,手操控著方向盤,才漸漸回想起母親的這個舉動似乎代表著什麼遺憾。她是個牡羊座的女人,骨子裡事實上是很熱情的。只是父親長年不在家,社會的責任與傳統對於婦女的束縛眼光使她必須總是一個人撐起家裡的大小事,把最好的給孩子們。她心裡也有夢想,不然她不會想辭去工場工作,自己經營一家小店鋪;她也喜歡到處去走走去看看(當時的年代還沒有所謂「旅行」這件事),我放寒暑假時她總會抽空帶我去爬山,幫我抓蜻蜓蝴蝶回來作標本;她最喜歡送我考第一名的禮物是相簿(我依舊記得她樸拙的字跡寫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想為我保存多一點的影像記憶。只是現實一直沒辦法讓她如願。每次想到這裡,我一邊開著車,一邊總會不由自主地雙手顫抖,因為我多麼希望此刻她能夠坐在副駕駛座,如果她不能合法開車上路,那就由我這個女兒代勞,帶她上山下海,一起去吹吹舒坦的秋日微風。

只是此刻都只能以「但願」二字形容。

母親的過世並沒有讓我流很多的淚水;我似乎默默地接受了母親永遠不在的事實。我想我或多或少承繼了母親那種逆來順受的個性,畢竟憤世嫉俗、怨天尤人於事無補,母親還是不會回到身邊來。我能夠做的就是自己能夠獨立堅強,讓自己好好的過日子,這樣母親在另一個國度裡如果有知,也替我感到一絲絲的驕傲。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達到母親的期望,因為我鮮少夢到母親,如果有,母親也都不說話只對我淺淺地笑。每每遇到軟弱的時候,我總想起這含蓄的笑容,模糊不清,卻是我情感上很強烈的支持。

如果我有那麼一點點堅強獨立的韌性,是母親給我的影響。人世間所有事情都是這樣的:直到失去才懂珍惜。我很感激母親,她的離去讓我能夠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學到這個教訓。

[生活] 迴紋針的童年照(張君雅小妹妹?)

Posted on by 20 comments

上課時我常在講台上搞笑,但說真的,僅有非常少數的朋友看的到我很愛演搞笑的那一面,五根手指數的出來吧?今天呢…想說寒流來襲冷的很的,大家也許笑一笑就暖和起來,就把小時候照片拿出來,讓大夥兒開心一下。

我故鄉老家曾經改建過,而我的家人們各自都過著各自的獨立生活,我自己又過著吉普賽人的經常性遷徙生活,所以小時候照片早不知道到哪裡去了。這種「沒有小時候照片」的感覺很悲涼,彷彿生命中的某一部份記憶是硬被植入到大腦裡面似的,很楚門,明明有這樣的印象,卻怎麼也找不到證據。而我老哥一向擅長保存舊東西,所以好久以前就跟我老哥問過是不是還留著我小時候照片。他的答案給了我一絲希望,而這個希望在今年除夕夜被實踐了。

你準備好要點進來看了嗎?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

[記食] 桃園中正路的彰化肉圓

Posted on by 14 comments

 

彰化肉圓
桃園市中正路 340 號(全國電子隔壁)

桃園中正路彰化肉圓Meat Dumpling: Taiwan's Local Specialty

在我唸國小的時候,母親因為家中做生意的關係,常常得往桃園市區的大市場跑,批貨或是買原物料什麼的。如果遇到禮拜天,就會帶著我一塊兒去,買完了菜,會帶著我去吃一碗彰化肉圓與四神湯。這兩樣小吃,算是我台灣小吃的啟蒙。當然啦…小時候自然是不可能有什麼品嚐的能力,有得好吃的就很開心了。 Continue reading

[樂讀] 明日的記憶

Posted on by 21 comments

「人類依存的就是那一小片皮質」你說。

窗簾掩著讓房間變的幽暗,我只能藉著樓下傳來的車行聲判斷現在幾點鐘。「櫻花、電車、貓」,突然想起昨夜看的《明日的記憶》,醫生用一個簡單的測驗,想知道主角過幾分鐘後是否能夠想起這三個名詞。「還好想了起來」,我張開眼睛。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樂讀賞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