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脫褲子亂夢

這幾天是睡眠的大吉日。晚上涼涼的蓋了被子正好睡,眼睛一睜開便看到橙橘色的光束透過窗照進來,讓人有動力從床上跳起來好迎接未來越來越長的白晝–儘管也是賴床好理由。我啊就這樣睡著睡著,其實已經好久好久了,睡眠品質一向很好,大概也因為晚睡的緣故吧? 今天清晨,套一句陳昇Summer歌詞裡的一句:「做了一個有顏色的夢」。夢很難得被記起來,所以更要記錄這個真實與虛假的片段。

[日記] 灰色‧夢境

T 說灰濛濛的雨天讓他心情不好,我沒答腔,只覺這也許是提不起勁的好理由。 不知何時,我開始很清楚自己情緒背後的原因。像這幾天,想躲開人情世故的念頭持續增生,我只想靜靜地享受這樣的秋涼天氣,好冷卻心頭上的燥熱。所幸,學校的生活提供一個平衡的時空,讓我不至於矇著心眼過日子。 ※ 我的夢一向是彩色的,這是我頭一回被問到「你的夢是彩色還是黑白?」這問題之後一直在夢中刻意提醒自己注意的事實。說起這個能力還真… Read more[日記] 灰色‧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