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婚姻

[兩性] 我愛你,但我們能對彼此有貢獻嗎?

Posted on by 75 comments

(轉貼轉載,請務必加上原文網址喔!謝謝各位尊重著作權^_^)

我有一位學生寄了封 email 給我。這個學生是一個有點年紀的男人,職業是某個航空公司的機長,從他的面容,看得出來年輕時的他應該風采翩翩;從他的談吐行為與信件中用字遣詞,可以知道他是個很有教養、很有紳士氣度的人。他嫌自己的文法不夠好,所以來報名上課。上完第一堂,他就寫信給我,稱讚我教的非常有條理,釐清了他很多文法觀念。我從email address看得出來他的公司所屬,在禮貌性的回信中,順道提了一下,我很想去那個國家旅行。

他此後便熱切地向我吐露很多有關他的事,介紹了許多他喜歡的世界角落,還寄了一些公司內部跟旅行社合作的超便宜方案給我,好讓我跟我的  "better half" 一起去度假。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我不是無情

Posted on by 53 comments

接到老師的電話,問候我好不好。每次這種情況,我都很不好意思地趕緊找其他話題來掩飾我的難堪。

「老師對妳就像母親一樣,怎麼還要老師主動打來問妳好不好?」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不該這樣,我更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

很久以前,我是個熱衷於維繫情誼的人,朋友之間總是我在聯絡安排見面的,逢年過節也絕不會忘記寄張卡片、email或傳簡訊表達祝福。不過這幾年,我似乎漸漸變的無情了,或者說,對於人際關係的經營,懶了,淡了,累了。

這並不代表我心中全然忘記這些情分。相反的,我只要心裡有了空檔,好比說坐公車的時候,就會想起人生當中的某一個與自己曾交錯過的人,想知道對方現在過的如何,最後以一個誠摯的祝福作為回憶的終端。

老師一開始就問我最近好不好,因為很久都沒有我的消息了。我提到上回跟她們一家人去世貿聯誼社吃晚餐,相片還被登在聯誼社的會訊上一事,說我有跟Beth通過email。看的出來,我想脫罪。不過老師還是一直問我在忙什麼,我只好全盤托出,並且說明了我一週當中的排定工作。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

[女性] 敗犬汪汪

Posted on by 36 comments

前幾天看到了酪梨壽司因讀了網友對於「敗犬的遠吠」一書的書摘,當下為自己以「敗犬量表」來判斷自己的敗犬程度如何,她說她嚇出一身冷汗,我看的也是心驚膽跳。這才發現,原來我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敗犬!

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敗犬」嗎?最簡單的定義是,年過三十未婚無子的熟女。

現在流行「資訊揭露」這字眼,如果是初來乍到,之前不瞭解迴紋針的人,讓我也來資訊揭露一下:上面的定義,我樣樣符合。(儘管今天有人說我22歲,我想多半是出於禮貌。)

再看看酪梨壽司列出的6大敗犬特徵: Continue reading

[嘀咕] 單身非罪

Posted on by 0 comment

長久以來我對於這一句話很敏感:「你年輕,又沒結婚沒有小孩,沒有家累,那就麻煩妳….(開始交付任務)吧!」

每次聽到這種類似的話時,我心裡不禁要問,什麼時候「家累」成了免責條款的必備要件了?什麼時候「沒有家累」堂而皇之地成了幫忙做事情的理由了?難道沒有家累就意味著下班之後,因為不用照顧家庭所以就有多餘的時間從事公事?

更難過的是,說這些話的通常都是女性長輩。

我想說的是,要不要走入婚姻,全都是個人意志。有些人認為有一個家庭才能使人生完整,有些人覺得自己一個人過快活的多。再次強調,這全是個人自由!所謂「歡喜做,甘願受」。結婚生子當然很好,但再怎麼樣也不能因為「家累」的因素,妨礙了自己的工作;即便有,也得在大家許可或願意替她承擔的範圍之內。如果老是拿「家累」的理由說自己不方便做這不方便做那,甚至要別人配合,這就說不過去。也就是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家累」是可以被體諒的,但絕不可以以為這種慈悲乃天經地義

另一方面,站在我這單身人的立場,拿「沒有家累」當要我幫忙做事的理由,也不通道理。因為不用照顧老公小孩,並不代表我不用照顧自己,不用照顧我的家人。我有自己的私我生活,就如同已婚者有家庭生活一樣,沒有誰一天擁有25小時。

我其實是個很雞婆的人,有事情我自認可以做的來的我一定義不容辭。但是前提是,這事情是我認為值得做的。例如這個學期,我接下兩個不同年級的教材,很累很累,但是因為是為了學生,加上我體力、心力上的確比較充分一點,所以我一口答應。但要我等高三停課後時間比較多,來幫大家辦什麼出遊活動,這就讓我非常不高興了。高三停課後,我還有高一的課要上,並沒有完全閒著,怎麼會打如意算盤打到我頭上來?如果說我寫部落格花很多時間(暗示著:我也許可以挪一些心力幫大家辦活動?),我只能說,這是我的私生活,我得照顧自己,照顧我的部落格,就如同各位照顧家庭一樣。我在學校該做的事情一樣也不少,教學生自認盡心盡力,請不要再拿「沒有家累」來當理由要我多做事。

我承認這是一篇非理性的抱怨文,但實在不吐不快。

Category: 快活誌 | Tags: , , , ,

[字剖] 我的八個(或八十個)擇偶條件

Posted on by 10 comments

話說有位美眉阿嬤說想看看我的八個理想伴侶條件,而非我的五個怪癖。我們這種拉警報的年紀,要聊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伴侶,說出來只怕被笑話,而且多半會被視為自捧身價的莫名偏執。

其實不是這樣的。

工作了好幾年,旅行了好幾個國家,認識了好些人,我漸漸發現這幾年的自己有著明顯的改變。以前比較斤斤計較,現在心胸開展;以前愛唱悲調,現在有著負責任的樂觀;以前愛亂發脾氣,現在一笑置之。我比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多了份處事經驗以及穩重細膩,也比四十好幾的熟女有衝勁。我(包括我身邊許多未婚近齡的朋友)感覺到自己有著前所未有的能力,對自己充滿自信。誰說三十歲女生就一定拉警報?該拉警報的是那些還不瞭解自己就急於投身婚姻的善男信女。

就是因為這樣,我(同樣包括我們這群未婚姊妹淘)對於自己的另一半有著嚴格的標準不是沒有道理。我也得確信對方是不是這樣重視內在的涵養。我希望他是個可以懂得聆聽並且善於分享的對象,我希望他是個懂得尊重自己也尊重我的對象,我希望他同樣是個穩重負責但又不失童真與幽默的對象,我希望他是個有什麼可以讓我佩服學習的對象。
Continue reading

[日記] 秋日‧入厝‧婚姻對人的改變

Posted on by 0 comment


23℃好天氣,看來大家都喜歡這個季節。有沒有人討厭的?舉手!

我還真希望有一大片綠原野,或者,不敢奢求的話,一小塊草皮,讓我放縱地左右打滾用力踢腳。如果嘴裡還能咬著葡萄不吐皮連籽,要不來顆祖母青蘋果,一邊嚼咕噥咕噥咕嚕咕嚕唱著綺貞的微涼的你,嘴角流下果汁就用手隨意擦掉…「迎著微微的風想微微的你,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掀起一陣漣漪」…「飄散的髮留住了你,微笑的臉卻來不及溫習你的吻…」

醒來醒來?!有這種舒服的天氣就該偷笑了。哈哈…我是個貪心的孩子。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日記] 自虐‧恐懼‧螳臂擋車

Posted on by 0 comment


被章魚燒燙掉的那塊牙齦惡化中。他位在左上第三顆臼齒的齒齦交界處,起初發作的方法是很沈默的,你不去招惹他也不見得不舒服到無可忍受的地步。然而,怎麼可能不去理會他呢?現在可好了,發炎了。這會兒可滿足我自虐的下意識,舌頭更頻繁地去撥弄傷口,口腔肌肉更忙碌地施力吸吮。這種無傷大雅的痛,不僅僅是自虐的表徵,更是偽裝自己身體狀況不完美的假象。同樣又是個幫自己擺臭臉找的合理化藉口。


昨天跟辦公室同事聚餐。我開著車,一路聽著這些婆婆媽媽聊著家裡兒子女兒的事情。其實我是很愛聽這些故事的,不是家務事八卦,而是生活大小事的經驗談。她們常說不要在我面前抱怨家裡的事,因為我還沒有結婚,不要給我婚姻負面的印象,而且還很欲蓋彌彰地說結婚好處多多。

這是個很有趣的話題。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 , ,

[字剖] 我對終身大事的疑問

Posted on by 6 comments

我常說我是個膽小的人。

所謂的膽小並不是怕鬼怕小動物,而是對人生的一些可能性很膽小,比方說結婚生小孩這檔子事。

先說結婚。首先我必須確定那個人心地善良、跟我有相同的夢想與人生觀、懂我在想什麼要說什麼、我可以很自在地跟他分享心事、 外表我看的順眼…等等。

還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是,他的家庭。我早已過了夢想著談粉紅色戀愛的年齡,知道結婚是兩家子的事情,所以對方的家人是很重要的,畢竟婆媳妯娌之間的問題,我聽過太多令人難過的故事。

再者,我也不相信天長地久這樣的事情。人都會變,很難保結婚前跟結婚後是一個樣。光就這點而言,要我拿自己去下注,我真的有理由退縮不前吧? Continue reading

[生活] 女性進化論與妳的電話(下)

Posted on by 1 comment

星期六美好的早晨,我第一次見到妳。正確地來說應該是妳的正面。好多年前我曾經看過妳的背影。那時他跟我說妳的很有脾氣,還是躲開的好。 透過玻璃窗我看到一個身材走樣的年輕媽媽推著嬰兒車跟我揮手。「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呢?」當年記得妳身材纖細。然而這幾年的歲月讓我圓熟地以笑容化解陌生,畢竟我跟妳跟一個男人有交集。我們立刻像許久不見的好朋友般聊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理大多數的時間,妳聊著關於他的事情。對我而言,要在記憶中重新找出有他的片段並不難,只是要將我心目中的他跟妳現在同個屋簷下相處的那個脆弱的男人放在一起,可是完全沒有辦法。原來的他是個有信仰有使命顧家善交友又重視生活品質的人,如果不是因為妳的故事,我承認到現在條件最好的還是他。現在他卻封閉自己,成了一個微禿發福的中年男人,除了埋首工作外(包括應酬喝酒),就是言語肢體威脅他的老婆,在冷靜下來之後又軟弱抗拒,哭泣地跟走失的小孩一樣。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文字遇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