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戲劇

[日記] 許我向你看

Posted on by 2 comments

這一刻兩人相距不過一尺,卻已相隔了五十年。時空交隔的靜默,堆積了無盡的惆悵與憾恨,說與不說、坦白與不坦白,都因這一頃刻間的眼神相交而顯的多麼侷促不安。最後,你還是說了坦白了,用酸楚的淚水。

你側臉的剪影依舊如此起伏,手指的交疊與十年前無異,鬢角修剪整齊,眼神專注耽溺於遠方的情緒。

是什麼樣的牽扯,讓我們大老遠地來到上海相遇相戀?又是什麼樣的作弄,叫我們同住在一個台北城卻得假裝遺忘彼此、恍如隔世?這個答案肯定是無解的,於是你問我,這些年來我是否曾想起你?

我們的命運線曾經好一陣子交叉過,接著又偏離了錯開了,你的這條線有你的交錯,我的這條線也同樣有著自己的網絡。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一直平行著。平行並不代表疏離,更多的卻是陪伴,是並肩一起。此刻請許我向你看,問道,是否30年後,我們能夠一起來看五十週年的暗戀桃花源?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戲劇] 我暗戀著舞台上的桃花源

Posted on by 30 comments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我曾經想過能夠去什麼劇團受個訓練,然後站在舞台上盡情地伸展我的肢體,放縱我的五官,發送我的聲音。

從大學時代起,每年的戲劇比賽以及大四的畢業公演,我年年不缺席。我做過道具,我設計過舞台,我當然也演過戲。有一次我演的是一個為警官送飯小跑堂,揚著眉毛頂著瓜皮小帽,嘹亮地說道 "Sir, we don't have donuts, so I give you an apple pie." 虎假虎威地。又有一次我甚至剪短長髮,演個自閉的小男孩,一天到晚只跟自己的機器人玩耍,最後被爸爸帶上刑台跟著姊姊一起被絞死。我在畢業公演的節目單演員介紹的自述欄中寫著,我很愛站在舞台上的感覺,就像我愛大麥町狗是一樣的道理。我現在不愛大麥町狗了,但對於舞台仍舊念念不忘。我懷念著舞台前的燈光焦點,看不見觀眾,但一清二楚觀眾把眼睛鎖在我的身上;我懷念著舞台後方的忙亂,大家克制興奮與緊張地等候好戲上場;我懷念燈控與音控室的機器,有著一排排的推桿;我懷念貓道上鎖著的各種燈光,因為在那裡可以用不同的角度關注舞台上的演員;我懷念舞台的一切一切。

然而我知道我不可能走上表演的路;我沒有一張美麗獨特的臉孔,也沒有叫人印象深刻的氣質。所以我選擇另一個舞台,輕鬆一點的、自由一點的,教書去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