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政大

[日記] 好讀‧文學‧政大‧老師

Posted on by 6 comments

十一個小時前去誠品拿了好讀 雖說是好讀 但卻一點也不好讀 版面太大 室友說恐怕只有在床上才好讀 油墨耗費過多 讓人覺得有點不環保 不過內容倒像是可以光明正大地賣非會員一份三十元的充實 什麼廖咸浩單德興全來寫了篇評論 這種生活在文學評論的日子離我遙遠 突然想起那天在金石堂附近瞥見張小虹 想起我的文讀啟蒙課程 山丘像白象 黃色壁紙 她的第一次舞會 阿拉比 十四行詩 呵呵 我還是做個欣賞文學的凡人就好

就快離開學校了 這個跟我大學一樣佔了生命也許是十幾分之一的學校 現在來說說對她的感覺也不遲 還是喜歡大學吧 原因很多 沒有壓力的大學生活是一個 我並不是一個積極爭取好成績的學生 甚至對於大學時代不善加利用時間學習感到有點後悔 另外在大學時代看的東西也不一樣 總之是愛玩的年紀 從排球籃球 到校友會系學會都可以混的不錯 對於校園裡充斥的校園活動與奇怪現象也早就見怪不怪 因此 我對於早些年政大鬧出四腳獸的新聞感覺無所謂 是好還是不好呢

然而進了政大給予我的影響實在不小 我必須承認語言所其中一個影響甚鉅之因素 我們這屆外校錄取進來的比例低的讓我覺得有點孤單 整天只能悶在房間裡讀入學要考的大鳥語音學 我幾乎無法想像我未來幾年該怎麼度過 所幸也交了幾個好朋友 慢慢地也就不再感到陌生 不過 就如同如果讓小孩子看到限制級電影一般 我想我當時的心靈已經被莫名的害怕給制約了 以致於到現在還是對這個學校不感親密 然而無疑的 這是我在知識等各方面都急速成長的一段歲月 也許是點點滴滴的粹煉 讓我愈來愈懂得如何使自己成長 知道自己在乎的是什麼 從遇到的老師同學到打工出國 沒有一個不造就現在的我 於此 我感謝我周遭的一切

雖然說過很多次了 但我不得不再記上一筆 今天與莫老討論 讓我深深感覺 我真是找對老師了 學問上之學習是一回事 對於作學問 甚至做人那種嚴謹的態度才是讓我懾服之處 今天老師居然要我帶他上BBS看看 他說他想看看留學版上大夥兒是怎麼說他的 當他看到有人稱他為好爺爺的時候 那種不好意思但又驕傲的表情 我才感覺到這種成就感不是空虛名得到的 因為他肚子裡有東西 他值得驕傲 我期許自己能夠像他一般 難 但我盡力在誠品看到梁思成寫的中國建築史以及中國雕塑史 原本挺有興趣的 結果一翻開 發現都為半白話文 我想還是別掃了我對建築初淺的興味兒 還是回去看我書架上的建築的故事

那日還在與他聊著說其實早應該在看一些作品前先做點功課才對 我期待自己下次去遊歷時能夠深刻感觸一幅畫所要傳遞出的印象 一座雕塑所要表達的情感 一棟建築所要訴說的故事 甚至是一個國家所要遞嬗的文化

至此 我感覺渺小之於人 在時間與空間的織網中 該如何地努力才能達鴻願之億萬分之一

[日記] 豎笛‧書

Posted on by 1 comment

[豎笛]
想起以前對豎笛的偏見就像自己的心胸狹窄 老覺得豎笛任誰的可以吹的起來
就這麼黑通通的一根 上面不過綴幾排發亮的銀片 吹嘴跟國小的直笛一樣簡單
比上單簧管似乎不需太高技巧 聽說要吹單簧管的人還得自己學削竹片 嘴唇厚薄
還得有一定 跟吹其他銅管一樣 而豎笛就是兩片嘴唇鬥上去 吹出聲就得了 是不是
可我發現這種偏見還真要不得 自己樂器也沒半點通 怎麼可以如此看輕任何樂手
況且豎笛的音色較單簧管不會遜色多少 至少這一整個下午讓我找到一絲愉快

[書]
書架上堆滿了各種書 教書用的講義字典參考書 數數這幾個月光買字典就買了四本
更別提送的 這樣就佔了三格書櫃 還有論文要用的 可笑 居然大部分都是影印本
兩格書櫃 另外堆滿一格書櫃以及三大箱的的就是嗜好書 National Geographic
四月天叢書 文藝復興與印象派畫作 村上與三島 托斯坎內風情 我開始擔心我
搬家的窘況 昨天室友寄了一箱書回家 我看房間也沒空出多少空間 我完了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