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就像一個空虛卻又脹滿了什麼污穢的囊袋一樣牢牢地緊附在你身上,除非採取激烈的手段,否則你無權拋開。這種負載如影隨形,鎮壓了你的個人空間,同時又把你耐性撐到最大值。你嘶吼,聲音僅到了喉頭為止,因為你實在沒有力氣這麼做,或者,你很清楚,這麼做只是落入苦痛的循環中。 於是沈默靜止、等候一切過去是最好的解藥。 身為人似乎就得承受這些讓自己不愉快卻又無能為力的瑣碎,任何事情都可以套用這個模式,只要不得不認命的… Read more[文字] 無可逃避之惡

[日記] 週末、兔子眼與新月曆

※ 你可以再靠近一點看我。 好端端的這個學期就感冒了兩次。想說只是小感冒,隨意買了伏冒錠綠盒子回來吃應該就沒事,可沒想到上次感冒時吃藥之後隔天眼睛就充血腫脹(ㄤ),還有點癢(ㄤ)。我還以為是我吃藥之前,為了怕空腹,耍笨去吃了天香麻辣燙(ㄤ),才讓藥性過度發揮,眼睛變成這樣(ㄤ)。所幸休息一個週末之後,眼睛就回復原狀(ㄤ)。 天啊!夠了!我的鍵盤有潛在的押韻傾向(ㄤ)!

[日記] 頭疼‧籃球

※ 今天真是一整個累。昨天晚上看文茜世界週報太晚睡,沒想到半夜三點就醒來了。也就是說我不過睡了兩個鐘頭。翻來翻去看了些書上了網,早上臉色花白,昨晚塗抹的什麼黛珂SK-II壓根浪費掉了。 今天也是鬧頭痛,還好不嚴重就是了。我曾經一整個晚上頭痛厲害到只差沒拿把刀捅進自己後腦杓,用手搥打是有的。家裡恰巧也沒應急的止痛藥,當晚也便無法入睡。隔天還是疼,趕緊去買了pandol特效吞了一顆,藥石罔效。痛啊痛&… Read more[日記] 頭疼‧籃球

[日記] 兔子眼‧歐洲‧諷刺

千頭萬緒不知要從哪裡開始。 ※ 今天一起床照鏡子,兩個眼睛佈滿血絲。我原以為是剛睡醒的緣故,沒想到一直到現在都還是這樣。走在路上恐怕看到的人還以為我剛哭過。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只能說應該是感冒的關係吧?這次感冒不輕不重,身體影響心情,心情卻很適合這種冷冷的天氣。我很愛秋天。在秋天可以看到清爽的藍天,就連下雨天都有她自己獨一無二的憔悴。空氣也稀薄了點,不再那樣悶滯,是恰好蓋輕被大睡的溫度。今… Read more[日記] 兔子眼‧歐洲‧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