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剖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自剖

[生活]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內向的人

Posted on by 8 comments

說來慚愧,身為英文老師的我在學校裡,從來不以把學生的英文成績提升為首要任務,而是想辦法讓他們好好地在我「手上」的時候,可以形塑成一個比之前「更好」的人。「更好」的定義當然很廣,總歸來說就是幫助找出這個孩子更能夠認同自我的特點。畢竟我的學生並不是世俗眼光認定極為優秀的前端學生,我認為我有這個義務及必要讓他們在不是那麼順利的課業之外,藉由一些觸發來找出自己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

[生活] 在這一天做一件特別的事

Posted on by 24 comments

八月的時候收到一封信。台南南寧高中的圖書館主任邀請給她們的學生作一場演講,主題是如何經營美食部落格。她讓我在兩個時間中選擇,一個是上週一的7號,另一個就是今天。我選了後者。

好多年以來,在這一天我只想平靜地度過。如果身邊有個人一起吃吃飯很好,如果是一個人也沒什麼問題,在房間聽聽音樂沈澱一下許個心願也很愜意。當時決定演講時間,只是因為如果能夠在這一天做一點有紀念性、有意義的事,想必是個難忘的經驗。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日記] 開放自己就等於放開自己

Posted on by 10 comments

這幾天徹底實踐了「延宕乃時間的竊賊(Procrastination is the thief of time.)」這句格言。很多事情提不起勁,於是便拖拖拉拉地盡可能只求在事情到期之前完成。所以別問說怎麼還有時間與閒情逸致賞櫻,這全都是沒來由地懶散作祟,我很狡猾地怪罪在女人的生理情緒波動上。一概貌似事不干己。

那天一個人跳上往淡水的捷運,一路看著手機追著噗浪(plurk),我突然想瞭解一件事:我為什麼很少,或者甚至不生氣。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身分探 | Tags: ,

[日記] 握著爸爸的手

Posted on by 15 comments

holding my father's hand
之前回老家領消費券,才知道爸爸因為前些日子寒流少穿衣服,受了點風寒,精神狀況顯的不太好。阿姨一向把爸爸照顧得很好,再加上爸爸儘管年紀大了,牙齒也幾乎掉光,但食慾向來很不錯,所以有什麼事情通常也不會急著讓我們知道。

現在的爸爸幾乎沒辦法下樓散步了,只能待在家裡。精神好的時候,從床邊走到客廳的大椅子上,蓋著毯子坐著,無神地望著電視。見到我回去,腦筋不清楚地每幾分鐘便反覆問我「車子停哪裡?」。他一直記得我之前都會開車回來看他的。爸爸雖然瘦,但他的臉其實還挺有肉的,只是牙掉光之後,沒辦法再裝假牙,僅剩下排的幾顆,也因此臉頰凹陷。混濁的眼珠、臉上佈著老人斑,身上散發淡淡的老人酸味。精神不好的時候,多半躺在床上說想睡,我在他睡之前幫他換了片成人尿布,幫他蓋好被子,拍拍他說我要回台北了。他什麼話也沒有力氣說,只能向我揮揮手。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

[日記] 真心

Posted on by 26 comments

[Buttermere]挪威母女

自從有了那些「微網誌(如 twitter、buboo、plurk)」後,便很少寫長篇日記。這種隨手把心裡一閃即逝的念頭記下來的工具雖然好用,但也讓我的思考變的零碎片段。但事實上,在這些零碎片段中確有更多值得銘記的溫暖與感動,在心上被記住了,但卻往往無法以一個輕鬆的姿態在這些微網誌裡紀錄。

#

有一句話,聽起來真的是很平凡,但每每想起的時候,總會讓我眼眶泛淚:「妳可以知道,誰才是真正關心妳的…」我很清楚我會難過的理由,也不怕你知道,就是因為寂寞。這種寂寞是很深層的絕望感,是那種…處在這個世界,卻發現沒有自己可以完全信賴的人的那種絕望。這種無法輕易相信他人的孤獨,我想不是我的本性,但卻是我的本性導致的;天真的以為以真心對人就會得到相同的對待,這種事越來越難發生。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

[生活] 拆穿自我西洋鏡的勇氣

Posted on by 26 comments

妳是我的眼

昨天晚上因為一件事情跟 H 吵了一架。我很難過他太過理性,總覺得就算不陪我一起抱怨,但至少也希望他能先站在我這邊支持我。不管任何人都一樣,因著什麼事情生氣或難過時,總是渴望有個認同自己的人在身邊同仇敵慨–儘管生氣或難過的原因不見得有道理。

沒想到僵局還沒化解,H 還說了一個我的缺點。我立刻告訴他,我當然有缺點,但其實我希望不要在我難過的時候還揭發這個缺點。我是個明理的人,平常在聊天時可以用委婉的方式讓我知道。而正當我(或許任何人都是)在生氣或者難過的時候,理性地分析點出我的不是,只會讓情況更僵,尤其是在兩人的關係是比一般朋友還要近的時候;我原以為我可以向他吐露心聲的,但得到的反而是一計冷槍。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快活誌 | Tags: ,

[樂讀] 一路玩到掛 The Bucket List

Posted on by 18 comments

bucketlist

kick the bucket  「掛掉、蹺辮子」,bucket 的意思是「水桶」。當一個人想上吊自殺的時候,桶子一踢,人也就掛了。

這就是 the Bucket List 名字的由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樂讀賞 | Tags: , ,

[字剖] 點名問卷

Posted on by 9 comments

之前就在小橘那裡看到了,她點了 Kirin,我又看了一次。其實對於這種連鎖信的串連問題,我一向很感冒,有一種「搞什麼點名連鎖信啊?」的厭惡。不過因為這回的題目很有趣,所以沒人點我的情況,我就自願寫了。最近一直寫食記,看得出來生活安逸的緊,來點不一樣的內容也不錯。我就不點名了啦…喜歡寫的人就自己領回去寫囉!

1108170049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身分探 | Tags:

[日記] 小知識份子的優越感

Posted on by 13 comments

不知道會不會有一種叫做「同輩相處障礙」的病,症狀從病的名稱就看得出來,就是不太能跟同一個團體中年齡相仿的同輩相處。

拿我自己來說:我跟老人家長輩或者晚輩比較容易聊的開,跟同輩卻往往不知道要聊什麼,多半是陪笑的角色。從小到大,在班上我儘管功課一直都很好,但卻往往不是班上「主流團體」裡頭的成員,反而與處在邊緣地帶、常被忽略的同學交好。所有的老師都認為我是好學生,因為我會主動跟老師親近,做事負責認真。以世俗的觀念來看,我也不確定這樣的「人緣」好不好,因為同學還是會選我當幹部,只是不知道是帶點「陷害」的意味在?還是因為我一向可以把公眾的事情處理得當。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日記錄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