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 | 迴紋針‧食攝幸也

Tag Archives: 觀點

[樂讀] 告訴你有多好吃–我的第一本美食寫作書

Posted on by 8 comments

告訴你有多好吃上次士東市場美食團時,阿餅分享了一本美食寫作書,叫做《告訴你有多好吃》,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這本書赫赫有名。不過我跑了兩家誠品都沒這本,請店員查,才知道台北當時只有信義誠品有庫存。我又不想湊博客來免運費,只好等著與這本書的緣分到來的那一天。直到兩個禮拜前的週末,參加一個小型的網路聚會,有機會到了師大路上的政大書城,隨口問問竟然有,還打八折,便宜的很。得來全不費功夫,開心的不得了。

話說與阿餅當天提到這本書時,是舉一個書中的例子引起我的興趣:「如何批評一個你覺得是地雷的一家店」。我知道阿餅是不那些她覺得不好吃的店家的寫的。而我,每次有機會參加一些座談或者訪問,這個問題也算是FAQ之一。針對那些我覺得不好吃的店家,我依舊會寫,因為我總以為消費者花錢吃東西,總是希望這筆開銷雖不至於物超所值,至少也是物有所值。如果我能夠把我遭遇到不好的經驗,表達給讀者們做為參考(沒錯,僅供參考,決不是指南),也算是功德一件。而這本書的作者,由於她本身工作經驗的緣故,也在書中提供了一些她的建議。如果擔心寫地雷店,又怕店家找上門甚至吃上官司的美食 blogger 們,或許可以看看。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樂讀賞 | Tags: , , ,

[教育] 你以為導師怎麼給評語?

Posted on by 22 comments

(1. 字多,不喜勿入  2. 寫完才驚覺到明天是教師節)

我永遠記得我人生當中的第一張學期成績單上,導師以她端秀的字跡,寫給我一句評語:「品學兼優,名列前茅。」我大概猜得出是好的,但仍不明白何謂「名列前茅」這句話的意思。別忘了,我才國小一年級。

為什麼要對國小一年級的學生用這樣四四方方、咬文嚼字的評語呢?

這樣的疑慮,在求學生涯的二十年中的成績單教育中當然早就獲得解答。老師們都是憑著一張評語表來給學生下結論的,彷彿我的人生、我的人格也就是這樣一個個四字成語可以下定義的。一直到了高三,碰到了那位一直到現在仍待我如己出的老師,才一改導師印象。所有的評語,老師都是用她「自己的話」簡短的描述每一個學生的表現與個性。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教育我思 | Tags: ,

[生活] 台灣男人禮儀再教育五點 + 補遺四點

Posted on by 90 comments

倘若不考慮繁衍的問題,如果地球上只有男人,除了競爭這恆久不變的遊戲之外,大體上也會相安無事。我這麼說,並不是指女人是禍水,而是因為男人基本上是很不拘小節的動物。如果沒有女人這種斤斤計較的另一個物種來約束教育他們,他們便過著得過且過的生活,反正大家都不太文明,彼此之間沒什麼好介意的。

但事實上,很不幸的,這星球上還有女人,一種他們嫌嘮叨,一旦失去卻又感到萬念俱灰的生物。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我一人搭著電梯下樓,到了四、五樓,分別進來幾位男士,從外表看起來也都是工程師之屬(註) 。我是第一個進電梯的,當電梯小姐似乎也不為過。這幾位男士兀自聊著工作的事,我沒興趣聽,只專注地望著電梯牆面上那逐漸變小的數字。 Continue reading

[分享] 私藏之傻瓜數位相機拍攝食物技巧(下)

Posted on by 28 comments

技巧分享(上)

拍了照片可不是就了事了,我還會做一個確認的動作。我再回去看剛剛的照片,並且把 zoom 拉近,這樣才能確認照片的細節沒有模糊。吾友傲骨,乃一攝影玩家,他常言「縮圖無爛照」,相機的的LCD就是縮圖。所以務必要把縮圖放大,察看細節有沒有問題才行。否則上了電腦一放大才發現後悔莫及。

相片後製(1) Continue reading

[分享] 私藏之傻瓜數位相機拍攝食物技巧(上)

Posted on by 23 comments

幾個月前,我閱讀了【私人放映室】的《哪十樣東西可以幫助你攝影》這篇文章,心有所感地寫下了我對於照相這件事情的小小看法。一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是一直堅守著使用隨身攜帶方便的小型傻瓜數位相機,而不願凱大錢追隨周遭美食團團友們,購買單眼相機。我很清楚地知道,這種猶如軍備競賽一樣、無窮無盡的錢坑,也許會抹煞了拍照之於我的樂趣與意義。就跟寫部落格一樣,手邊有什麼工具、資源,就盡可能地利用它。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仍不想花錢購買單眼相機,但又想把日常生活的紀錄做好,下面寫的這些內容,也許對你會有一些幫助。

先說好,這些心得,其實也不算是什麼秘密,因為都是一些攝影基本知識。只是我清楚很多跟我一樣只會用傻瓜相機、對攝影學理一竅不通的朋友,聽到攝影專家門的一堆專有名詞,大概就霧煞煞、看了三段不到就關掉視窗了。因此我希望我能用簡單的語言,把平常在照相的方法,好好的整理出來,讓大家的傻瓜相機也能拍出好照片。 Continue reading

[教育] 回應阿餅留言:關於語言教育

Posted on by 26 comments

針對吾友阿餅在《思想沒有懶惰,但教育的確失敗》一文中的回應非常精彩,我想在這裡提出我的回應與其他看法。以下是阿餅說的話。

對"成語讓人思想懶惰的邏輯"我倒有點贊同。因為成語或任何寓言故事背後代表的可能是一套僵化的價值觀與道德訓示,在不深思的情況下(比方說,老師只講灰姑娘的故事,無形中建立了孩子"後母都是壞人"的印象,對好後母情何以堪?),透過教育,傳遞給學生一套價值觀我個人是滿感冒的。

另外我當初乍聽地圖可以橫著擺時,也是噗的一聲笑出來,經友人提撥又改觀。語言/歷史和地理其實都可以是充滿意識形態操作的文化建構,地圖的製作與呈現本身也像歷史書寫一樣,是個意識形態的角逐場域("地圖"在西方殖民主義扮演的角色
西方世界透過"地圖"來投射他們對非西方世界的想像和慾望;中國人自古稱自己為中,也是在宣誓一種以我為中心的霸權思想,最好四方小國全近悅遠來),地理/地圖和歷史或語言一樣,可以不是什麼既定不變的事實。友人甚至說台灣地圖應該橫著看的說法,她在高中時就聽過了。我以為杜先生是有學問的(不然也拗不出這一堆^^),可惜不得媒體緣(其實也不太得我緣),不管他說了什麼,沒什麼人要深入去理解他的論點,很容易就被簡化斷章取義。

他的觀點被糢糊了無妨,徒增大眾茶餘飯後笑點也算功德無量,我比較不想看到的是弄得大家流於義氣之爭(現在的焦點全放在"杜正勝"三個字上啦),其實我倒希望看到教育部字典收字部份的討論(每年追牛津或韋氏字典公佈最新收錄字彙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可惜記者或多數人對這部份沒興趣吧。

以下我的回應。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教育我思 | Tags: ,

[教育] 思想沒有懶惰,但教育的確失敗

Posted on by 29 comments

原本我對教育部將「三隻小豬」列入成語典一事還不是那樣介意。語言本來就是活的,以往紙本字典時,字典每幾年就要修訂一次,現在電子書與線上字典,在編修上較容易,本該就有隨時代潮流更迭的特性。我也贊成,只要用的適切,任何有意義的詞彙都可以被視為「慣用語(idiomatic use)」。如果教育部將「三隻小豬」與「灰姑娘」列入成語典附錄(請注意,非正式成語典中,請看這裡),個人並無覺得不妥,反正都是眾人耳熟能詳的詞彙了。進一步來說,如果教育部要把「阿扁下台」或者「搬到高雄」,諸如此類的詞彙收入,是再好也不過了,畢竟「阿扁下台」使用頻率上肯定比「三隻小豬」來的高。

(以下恐有被媒體報導牽著鼻子走的嫌疑,但我看了半天的新聞沒見到杜老爺接受訪問的整個過程,倘若哪位朋友有更可信的來源,歡迎通報。)

不過,針對咱們的杜老爺24日接受訪問時做的評論,我就越看越不爽。這則《杜正勝:成語使人思想懶惰,是國文教育的失敗》為題的新聞,裡面有相當多杜老爺可笑的評論。一一道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教育我思 | Tags: ,

[女性] 敗犬汪汪

Posted on by 36 comments

前幾天看到了酪梨壽司因讀了網友對於「敗犬的遠吠」一書的書摘,當下為自己以「敗犬量表」來判斷自己的敗犬程度如何,她說她嚇出一身冷汗,我看的也是心驚膽跳。這才發現,原來我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敗犬!

還不知道什麼叫做「敗犬」嗎?最簡單的定義是,年過三十未婚無子的熟女。

現在流行「資訊揭露」這字眼,如果是初來乍到,之前不瞭解迴紋針的人,讓我也來資訊揭露一下:上面的定義,我樣樣符合。(儘管今天有人說我22歲,我想多半是出於禮貌。)

再看看酪梨壽司列出的6大敗犬特徵: Continue reading

[樂讀] 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

Posted on by 32 comments

晚上上課前臨時想起得去找村上的新書來看。我知道有許多人不太喜歡這位中年男子的作品,常常過份鉅細靡遺地描寫細節,呈現的情境也都通常冷調、孤單,彷彿一隻走在傍晚冷雨中的流浪狗一樣地灰暗。但我今天沒打算再多談村上的新書,僅簡單地就在公車上讀完的一個篇章記錄我的想法。

《大學村清高主義的興亡》主要是講村上在美國普林斯頓當學人時,身處於大學村時感受到的菁英份子的自命清高(snobbism)。他說這些大學村裡的教員,維持著一種低調,但這樣的低調其實暗示的是一種將自己與世界隔絕的特殊身份,猶如一座孤島似的。他們喝的是進口啤酒、聽的是爵士、訂的是紐約時報(並不代表真的看了),就連穿西裝都不能光鮮亮麗,得在家裡穿個一個月、稍微皺了,才敢穿出門去。總之,標上這些記號的,就是菁英份子,就是正確地活著。如果你喝的是美國本土的Budweiser 啤酒、訂的是地方性報紙,就意味著你是屬於中下層的勞工階級,在大學村裡就是「不正確」。

村上最後用很諷刺的筆調評論:「這世界上的某處還留下一個像這樣與世界隔離的孤立社會也不錯啊。」

書的內容就說到這兒。 Continue reading